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雪花飘在满洲           ★★★ 【字体:
【爱书坊】 雪花飘在满洲

    你还记得小卞么?朋友们全说他有神经病。

    八·一三事变不久,他忽然离开上海,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一个多月后,我才接到他的一封信,从山海关寄来,原来他正设法要回满洲去。

    你感觉他的行动奇怪么?其实据我看来,他并没有神经病,不过感情太盛,有时会迷失了他的理智。他所以冒着绝大的危险要回满洲,无非想看看他的父亲和母亲,虽然这种行动是拿着自己的性命来作赌注!

    在山海关,他就遭受一次凌辱,事情的经过全写在他给我的信里。

    于今,一个人想进满洲,必须拿着“入国证”,而这种“入国证”多半是当事人出境时向当地的伪政府机关事前办理妥当的,如果先前不曾在东北有过什么关系,想要弄到“入国证”,那就十分困难了。小卞听说山海关有一家日本人开办的大东公司,专门办理入满手续,不限制劳苦群众出关,经过一番化装,他就出现在大东公司的办公室里。

    “到满洲国干什么?”一个日本人操着国语问他,态度当然很蛮横。

    “看我父亲和母亲。”

“在关里做什么事?”

    “天津小饭馆里跑堂。”

    日本人抬起两只菱角形的贼眼,从上到下打量着他:他已经把眼镜摘下,头上戴着狗皮帽子,蓝布棉袍和青布深脸棉鞋都是从估衣铺买来的。

    日本人突然跳起来骂道:

    “王八蛋,你想骗准,看你的样子就不象!”

    拳头、皮鞋,雨点似的落到他的头上、背上,腿上。……他抱紧头窜到门外,最后屁股上还吃了一脚。可是他在信尾仍然这样写着:

  “不管怎样困难,我一定要回满洲,我的爸爸和妈妈都是六十岁以外的老人了。我想念他们……”

    请你不要过分苛刻批评他,也许他是糊涂,但他决不是害着精神病。以后,他的消息又断绝了,没有信来,没有人提起他。朋友们全以为他死了,死在敌人的刺刀下。

    可是,他忽然在上月回到汉口,新从满洲来,身上仍然穿着那一套怪难看的化装表饰。

    满洲的情形和你我在那边的时候完全不同了。他带来许多痛心的消息,我当然要告诉你,可是别焦急,我该从那儿说起呢?

    是啦,让找继续方才的话来讲吧。

    他弄不到“入国证”,蹲在山海羌一家小店里,愁苦,无聊,整天地喝酒。

    岁暮了。一天,他因为喝了过量的酒,伏在炕上哭起来,客店的老板走进来问:

“别难过了,老客!你是哪里人?”  

“海城。”

 &nb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者在线阅读(2017第一期)
    员工至上
    杜拉拉升职记
    职场潜规则:对号入座
    道光帝
    《当代》在线阅读
    大将风云录
    戴笠与中国特工
    你知道四尽四不尽吗?
    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