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潼关之夜           ★★★ 【字体:
【爱书坊】 潼关之夜

    经过整天劳顿的旅程,这是我第一次吃饭。一碗汤面,夹杂着泥沙的场里加进多量的酱油,我的困饥饿而烧热的肠胃舒畅地膨胀起来。虽然小粒的沙石时时震动我的牙齿,我不曾埋怨堂倌一句。

    “有炒饭么?来一碗鸡蛋炒饭。”第二十客人跨进来,身边带着一阵凉风,桌上的煤油灯的火焰跳跃了两三下。他的脚步又轻又快,走向小饭馆里独一无二的食桌前,坐在我的对面。

    短时间,我们的耳光交织成一条直线。他的年青而健康的脸膛曾经给我留下一点新鲜的记忆。

    就是今天下午,他身上穿的也是这件军用的黄色棉大衣,头上也是这顶垂着两只耳朵的灰色军帽,不过背后还背着一个大包裹,对于他的矮小的身材似乎过分沉重。他坐在黄河渡船的舷板上,前后左右挤满人群。旅客们十分嘈能够淹没一个婴儿的啼哭声。婴儿的母亲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站在人堆里,不停地用手拍着小孩,虽然明知道这不能止住孩子的哭声。

    “给他点奶吃就好了”,有人这样说着。

    泪水沿着妇人瘦削的脸颊流下,滴到小孩的红棉袄上。她仿佛对自己申诉说。

    “哪有奶?大人都没有吃的!”

    他——年青的军人——站起来,把座位让给抱婴儿的妇人,更从衣袋里摸出一块干硬的馒头交给她,用类似女人的柔声说:

    “孩子是饿了。嚼点馒头给他吃吧。”

    现在,当他同堂倌说话时,声音仍然带着女性的气味,这和他的矫健的举动似乎不大调配。

    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但彼此全把脸埋在食器上,保持着静默。

    刚刚吃完面,隔壁客店送我来吃饭的茶房过来招呼我说t

    “警察来查店了。请您回去看看。”

    巡警盘问得很详细。他们从我的行李中检出一本《中国分省新图》和一些零碎的通讯稿,于是抱着绝大的怀疑,追询我许多问题。最后,我拿出八路军的护照,他们才认为满意。退去时,一个警察摇摆着头说:

    “对不起,越是你们知识分子汉奸越多!”

    象是黄蜂的毒刺,这几句话刺痛我的心。不到一刻钟光景,我听见警察从对面房间走出来,皮鞋后跟撞击在穿堂的砖地上所发的声响,渐渐地消失下去。谁在敲我的门?

    “请进。”

    板门轻快地推开,那位青年军人站在我的眼前。一种熟习的柔软的活语滚动在我耳边:

    “请别见怪,同志也是从八路军前方来的么?——我住在对面房间里,警察问你的话,我全听见了。”

    原来我们是同时离开前线,同时坐上同蒲路的窄轨火车,同时渡过黄河,现在更住到同一个客店里。我们热烈地握着手,五分钟以后,便成了很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者在线阅读(2017第一期)
    员工至上
    杜拉拉升职记
    职场潜规则:对号入座
    道光帝
    《当代》在线阅读
    大将风云录
    戴笠与中国特工
    你知道四尽四不尽吗?
    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