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昨日的临汾           ★★★ 【字体:
【爱书坊】 昨日的临汾

    鸡叫了。

    曙色象一片翠蓝的潮水,流动在原野的尽头。从模糊的轮廓里,我可以辨出远处的村落、树术、齿形的临汾城墙……。下车时,本来计划先找一家小店歇歇脚,可是敲过几家店门,每一处都驻满军队。北方的早春又是那么寒冷,我不愿意滞留在阴晦而冰冷的车站里,只好决定进城,虽然时间是那样早。

    翻起大衣的领子,两只僵硬的手交插在袖口里,我的思绪随着牛车的颠扑而扬起不平匀的波动。我感到烦躁,容易动怒——这或许是由于牛车的行动过分迟缓,但从风陵渡到临汾,火车的速度并不比牛车快许多。我分析不清自己激动的情感,这种夏天暴风雨来临以前一样的窒息,却使我沉默不住了。我不耐烦地问车夫说.

    “城门能开么?”

    “差不多啦。”车夫望一眼渐渐开朗的高空,转过脸对着我打了一个呵欠。我的心一跳,第一次注意到他的可怕的面貌;一张麻脸,粗硬的胡须同鬓角的乱发纠缠到一起。当我到山西前线来时,一位熟悉山西情形的朋友曾有所戒备,特别是现在——

    日本强盗已经侵入介休,夸口说准备在二十天里攻到风陵渡,进迫潼关天险。而我一路上所见的我们后方的情景,竟是那么纷乱。许多富人,都在逃跑,军官的家属更多。这些太太们领着自己的儿女,携带着很多大包裹,由穿军服的随从护送着。在风陵渡口,我还遇到一个乡下青年,背着简单的行李,要搭火车到运城去。他曾经对找叹息说:

    “乡下不能住啦,军队里拉人,只好跑出来……”

    这一切,使我疑心自己跌进污浊的泥塘里,见不到一滴清水。

    现在,因为我在车站一带踯躅了不短的时间,询觅客店,同车的旅客早就零星散了。旷野里死沉沉的,没有第二个行人,只有我坐的这一辆牛车辗动在不平坦的大道上。

    “临汾炸的很厉害吧?”我随时都在注意车夫的举动。

    “没有什么,鬼子的飞机倒是常来。”他扬一扬鞭子,抽了一下黄牛的臀部。

    “鬼子来了你怕不怕?“

    “要怕,我就不当自卫队了。”他变得十分兴奋,自动地同我攀谈起来。

    在别的村庄里,弟兄两个仅有一个参加自卫队,但在他的村里,车夫说每个男人都要武装自己,只要他的年龄是在十六岁三十八岁之间。自卫队受着定期的训练,明白这次战争是我们生死存亡的关头。最近,因着前线的吃紧,车夫对我说,他们村里赶打了一百五十把大刀,预备砍鬼子的脑袋。

    “你们没有新式的枪么?”我不禁这样问。经警告我说:

    “你得小心点,路上可有散兵剥人的衣裳!”

    车夫虽然不是散兵,他那一副狞恶的脸面却不能不使我有所戒备,特别是现在——

    日本强盗已经侵入介休,夸口说准备在二十天里攻到风陵渡,进迫潼关天险。而我一路上所见的我们后方的情景,竟是那么纷乱。许多富人,都在逃跑,军官的家属更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者在线阅读(2017第一期)
    员工至上
    杜拉拉升职记
    职场潜规则:对号入座
    道光帝
    《当代》在线阅读
    大将风云录
    戴笠与中国特工
    你知道四尽四不尽吗?
    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