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征尘           ★★★ 【字体:
【爱书坊】 征尘

    我久久地踯躅在临汾车站附近,孤独、焦烦,不时把行李卷从一只手转到另一只手。我刚下火车,要到城里去找八路军总部,可是天还不亮,不能进城,想先找地方歇歇。敲过几家店门,房间全满了,不是旅客,而是队伍,这儿的栈房差不多临时完全变成军营。现在是什么时候呢?我的表偏偏不走了。我望望星空,觉得自己装模作样怪可笑的,因为我根本不是老于夜行的人,能够从星斗的位置辨出夜色的深浅,投有一丝儿风,然而冷得出奇,远近的鸡叫也似乎掺进一点荒寒的意味。多谢鸡的报告,我知道黎明是离我不远了。

    当我第二次转来,车站更加冷静。十来个候车的旅客坐在各人的行李上,抄着手,缩着头颈,疲倦地打着呵欠。电灯,因着电力的不足而散射着黄橙橙的光线,很象在无叶的树梢僵卧着的月亮。其实月亮已经残缺,它的本身更象一颗虫蚀而腐烂的枇杷。

    原始的蠢笨的牛车聚集在站外。车夫们围着一架卖甜酒的担子,蹲着,抽着旱烟。他们是在趋就炉眼的蓝色的火苗,投有人肯花两枚铜板喝这么一碗。

    我还在踌躇是不是应该立刻进城,一个车夫走近我,双手抱着鞭子说:

    “上哪去呀,先生?我送你去吧?”

    “进城。现在城门能不能开?”

    “还得一歇哪。你不如先到栈房歇歇脚,等天亮了我再进你去。”他看我有点迟疑,指一指前边的苍灰的夜色说:“那儿就有小店,我带你去。”

    这样善良的农民在北方的旅途上时常可以遇见。他们总是那样率真,质朴,存着点古代游侠的豪爽的味儿,

    我们来到一所简陋的土房前,伸一伸手,我准可以摸到屋檐。车夫拍着板门喊道;

    “赵大哥,赵大哥,有客人来啦。”

    火光一闯,小小的纸窗映上层浅黄的灯影。一个带痰的嗓音在里面含糊地答应着,过后,有人趿着鞋走来打开门。

    穿过一间漆黑的小屋,我踏进另外一问,壁上挂的油灯袅着青烟,两张跛脚的八仙桌子摆在地上。这其实是家小饭馆,外间是炉灶,这儿卖座,还有个里间,黑得象洞,从内里飘出一个人的咳嗽,吐痰,摸索着穿衣服的声音。

    开门的堂倌掩着怀,揉着眵眼,把外间的灯火也点上。

    车夫同赵大哥招呼几句,钻出黑洞对我说:

    “一会就生火啦。你先烤烤火,暖和暖和,爱吃东西就吃点馍啦、面啦,爱睡觉里边有铺,天亮我来接你。”

    我倒真想睡觉。一夜火车,仅仅打了几个盹,眼皮沉重得撑不开。我伏在桌上,昏昏沉沉睡去,又昏昏沉沉醒来。短短的间隔,外边忽然变天了。北风打着呼哨,象是大伙的马队,飞快地驻过原野。尘土被卷到半空,又洒到窗上,沙,沙,一阵松,一阵紧。

不知几时,屋里来了两位新客,占据着另外一张右桌,每人眼前放着一只洒蛊,一双术筷。他们木然地静默着,如同堆在墙根的皮箱和网篮(他们的行李)一样的静默。我移动板凳,坐到炭盆前,两脚踩着盆边,木炭的火苗小蛇似的飞舞着。

 &nb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者在线阅读(2017第一期)
    员工至上
    杜拉拉升职记
    职场潜规则:对号入座
    道光帝
    《当代》在线阅读
    大将风云录
    戴笠与中国特工
    你知道四尽四不尽吗?
    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