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乱人坑           ★★★ 【字体:
【爱书坊】 乱人坑

    一九四五年冬天,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到宣化龙烟铁矿的庞泉堡矿山去,工人们争着指给我乱人坑看。乱人坑足有五亩地大,到处是脚脖子深的荒草。前些时,工人在这一带做土坯,正挖着土,突地这里出来个脑袋,那里出来条大腿。原来这一带埋葬着他们的骨肉,他们的亲友,只是埋葬不了他们惨痛的记忆。

    提起这件事,石头人也要掉泪!人不是人,却和牲畜一样,最野蛮的奴隶主对待他的奴隶也不会更残暴。干这事的便是日本刽子手。他们派出火兵来屠杀中国人,在宣化经营起庞大的炼铁厂,到处强抓中国“苦力”替他们制造杀人的武器。从河南,河北,山东,一车‘一车的工人往矿山里灌。这些人不是抓来就是掳来的,锁在铁闷于车里,吃喝不管,逢到大热天,有时整车人活活地闷死,也不算稀奇。

    一进矿山,工人算是下了活地狱。满身满脸尽染成红色,衣服是些烂布缕,三九天身上也难得些棉絮,只是披着石灰袋子、破麻包,要不就围若破被。脚上包的尽是乱草,用铁丝麻绳绑起来。他们吃的是高粱面,棒子面、黑豆面、云豆面,磨面时奸商还给带上棒子骨头、高粱帽子,掺进沙土、木渣,树皮,山药梗子,以及杂七杂八的东西,这种杂合面蒸成窝窝头,硬得象石头,摔到山沟里也不碎。不吃就没的吃,吃了就烧心,拉不出屎尿来。

    这一来工人可死多了。正干着活忽然就得了血伤寒,鼻子流出一大滩血,就死了。常常会一死一家。要不就肚子发胀,活活地胀死。也有人吃了又生又硬的东西、喝了冷水,黑夜里山风一吹,又没被褥,拉起稀来就没救。

    日本监工的可不管你死不死。他们手里总提着棍棍,头上是个小鎯头,看见病人便骂“你奶奶的!怎么不干活?”一面擎起棍子对准病人的脑袋就是几鎯头,还说:“脑袋壳还硬,就得上班!”

    最严重的时候,一个月死的人竟上千。工人们刚下班,看吧,这家门前那家门前尽是死人。左邻右舍,大人小孩哭成一片。这些死人刚抬走,天亮一看,满街又是些盖着席头的死人。有时,连向矿上报告都赶不及。刚死了两个,去报告了,回来一看,又死了三个,又去报告,投等回来又死了两个……

    死的人就用破席一卷,扔到野地去,也不埋。遍山沟、遍路边,一个压一个全是死尸。活着的饿得只剩下皮包骨,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脚都迈不动。吃的这样坏,工人差不多都变成了夜盲眼,太阳一落,什么也看不见,谁又敢出门呢?天一黑,遍山遍野跑的尽是狼群,嗥得象哭一样,抢着吃死人,拖得到处都是零碎尸体。

    到来后,工人实在看不过眼,大家才支撑着气力,拣了五亩多大的地方,挖了些坑,忍着泪掩埋起他们的同伴,他们的亲人。每个坑都要埋上两三层。新死的进去埋,掘的还不敢深,深一点又露出死人了。

    这便是叫人惊心功魄的乱人坑。八年来,单单这个乱人坑埋的死人不下六千。

    在矿山上,我遇见许多老工人,谈起这些旧事,又激愤、又痛心,眼睛都要冒出火来。有个矿工穿着崭新的棉袄,脸上放着光,激昂地说:“头些年工人哪有这个穿?肚子饿的要死,裤子露着屁股,冻的‘得得得得’打颤,想想当时我真要哭。眼时翻过身来,工人都穿上新棉袄,吃的也是热腾腾好饭食,八路军给工人带福来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天也暖和了,人也不死了,连狼也没有了!”是的,日子是变了,但是让我们记住,冬天还没有完全过去,前面还有大风大雪,我们还得和风雪搏斗。只有春天到来,生活里才能开满鲜花。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者在线阅读(2017第一期)
    员工至上
    杜拉拉升职记
    职场潜规则:对号入座
    道光帝
    《当代》在线阅读
    大将风云录
    戴笠与中国特工
    你知道四尽四不尽吗?
    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