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上尉同志           ★★★ 【字体:
【爱书坊】 上尉同志

    一九五〇年底,在朝鲜战场上,有一回我趁变通方便,当夜要坐摩托车到前方去。那些战斗的日子呀,人象骑在闪电上似的,一眨眼生活就变了,过的连日子都忘记是几时。横竖那天是个坏天,阴沉沉的,我坐在屋里从破门上的纸窟窿里一望,半空零零碎碎地飘着雪花。今晚一走又要一宿,我怕精神不够,拖过棉大衣盖到身上,想睡一睡。

    通讯员拉开格扇门,探进上半身说:“有人来看你呢。”说完就往旁边一闪,身后现出个怪英挺的朝鲜军官,立在稻草房檐底下。

    那军官有二十六,七岁,高身量,细腰,穿着笔挺的绿哗叽军装,外罩一件深黄色的呢大衣,从肩章上,我看出他是个上尉。可怎么胳肢窝底下还挟着只黄母鸡?我连忙爬起来让他进屋。那军官拍拍身上沾的雪花,脱下了短统皮靴,一进门,客客气气地跪着坐在席子上,开日用中国话说:

    “同志,你辛苦了!我叫朴汉永,是朝鲜人民军××师的,上回打大邱挂了花,在本地养伤,”说着偏过头去,指指后颈上一个茶碗口大的疤,继续说道:“敌人来的时候,我跟老百姓撤到山上去,眼时才养好伤。你为我们可辛苦透啦!我们朝鲜人民看见志愿军,从心眼里觉得亲,今天特意弄了只鸡,托我进来,实在拿不出手,多少总是一点心意。”

      他把鸡往炕上一放,那只鸡想跑,可是腿绑住了,一下子摔倒,拼命扑着翅膀,搅起好大的灰尘。凡是到过朝鲜战场的人,见过美军洗劫的手段,就会明白这只鸡不定费过它主人多少心机,经过多少危险,才能逃开敌人的嘴,侥幸活到今天。这是怎样珍贵的东西啊!它主人却要送给我。但我不能要。既不忍心,也是志愿军的纪律。

    我说明我的意思。朴汉永急的连连指着心说:“这是人家的心意呀!你怎么能不要呢?”

    我强调纪律。

    朴汉永忘记这是和我初次碰面,红着脸争辩起来说:“我懂,我懂,不过这是在朝鲜哪。人家都说志愿军什么都好,就是不通人情。你看,一年就一个除夕,人家给你送礼……”

    我楞了一下问道:“今天是除夕么?”

    他说:“可不是。中国的旧历年,朝鲜也过。端阳,八月节也是一样。要不送礼做什么?你得尊重当地的风土人情,这叫,这叫……”他一时说不清了,拿出笔写了几个朝鲜字:“风俗应。”

    我笑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天一黑,我就要出发了,给我也吃不到嘴,还是请你把鸡拿回去吧,我心领就是了。”

    朴汉永平静下来,望着我间道;“你年也不过就走?”

    我说:“就走,就走,胜利是不能坐若等来的。”

    他的脸象云收雨散似的,一下子开朗起来,就握住我的手说。“对,对,胜利是不能坐着等来的。我正打算到前线去归队呢,应该也走。”

    这天傍黑 我们约好的时间,在本地车站上又碰了头,准备一块坐摩托车往前赶。这是种顺着铁轨跑的小车,司机正忙着上油,我们站在露天地里等着。雪下大了,只觉得有许多湿东西扑到脸上,又轻又软,车站光剩几间炸坏的小房,临时挡上破草席了.有时一揭席子,瓦斯灯光射出来,照见又急又密的大雪片子团团飞舞着。

&nbs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者在线阅读(2017第一期)
    员工至上
    杜拉拉升职记
    职场潜规则:对号入座
    道光帝
    《当代》在线阅读
    大将风云录
    戴笠与中国特工
    你知道四尽四不尽吗?
    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