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秋风萧瑟           ★★★ 【字体:
【爱书坊】 秋风萧瑟

    夜来枕上隐隐听见渤海湾的潮声,清晨一开门,一阵风从西吹来,吹得人通体新鲜千爽。楼下有人说:“啊,立秋了。”怪不得西风透着新凉,不声不响闯到人间来了。

    才是昨儿,本是万里无云的晴天,可是那天,那山,那海,处处都象漫着层热雾,粘粘渍渍的,不大干净。四野的蝉也作怪,越是热,越爱噪闹,噪得人又热又烦。秋风一起,瞧啊:天上有云,云是透明的;山上海上明明罩着层雾,那雾也显得干燥而清爽,我不觉想起曹孟德的诗来。当年曹孟德东临碣石,望见沧海,写过这样悲壮的诗句:“秋风萧瑟,洪波涌起……”于今正当新秋好景,恰巧我又在碣石山旁,怎会不想望着去领略一番那壮观的山海,搜寻搜寻古人遗失的诗句?

    我们便结伴去游山海关。一路上,看不尽的风光景色,很象王昌龄在塞上曲里写的:“蝉鸣空桑林,八月萧关道”,自然另有一种幽燕的情调。

    山海关是万里长城尽东头的重镇,人烟不算少,街市也齐整,只是年深日久,面貌显得有点儿苍老。关上迎面矗起一座两层高的箭楼,恶森森地压在古长城上,那块写着“天下第一关”著名的横匾就挂在箭楼高头,每个字都比笸箩还大,把这座关塞烘染得越发雄壮。根据记载,明朝以前,这里没有城廓,只有一道城墙。明朝初年大蒋徐达才创建山海关,并且派重兵把守。登上箭楼,但见北边莽莽苍苍的,那燕山就象波浪似的起伏翻滚;南边紧临渤海,海浪遇上大风,就会山崩地裂一般震动起来。我曾经上过长城极西的嘉峪关,关前是一片浩浩无边的戈壁大沙漠,现在又立在山海关上,我的想象里一时幻出一道绵亘万里的长城,也跳出一些悲歌慷慨的古代游伙儿,心情就变得飞扬激荡,不知不觉念出陈琳的诗句:“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

    身后好象有人在看我,一回头,近处果然站着个人,二十六七年纪,穿着件茧绸衬衫。他生得骨胳结实,面貌敦厚,眉目间透出股英飒的俊气。从他那举动神态里,一眼就辨别出他是个什么人。他的眼神里含着笑意问;“是头一回来吧?”

    我说:“是啊。你呢?”

    “来过不知几回了。”

    “那么你该熟得很,讲点长城的故事好不好?’

    那青年人稳稳重重一笑说;“故事多得很,可惜我的嘴笨,不会讲。”

    我说:“实在可惜。要是长城也懂人事,每块砖,每粒沙土,都能告诉我们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那青年人的脸色一下子开朗起来,笑着说,“你以为长城不懂人事么?懂的。听一位老人家说,每逢春秋两季,月圆的时候,你要是心细,有时会听见长城上发出很低很低的声音,象吟诗一样。老人说:这是长城在唱歌,唱的是古往今来的英雄好汉。”

    我听了笑起来:“有意思。叫你这一讲,长城还真懂感情呢。”

    青年人也笑着说:“感情还挺丰富。有时也发怒。遇上月黑风高的晚上,飞砂走石,满地乱滚,长城就在咬牙切齿骂人了。”

  “骂谁呢?”

  “骂的是吴三桂那类卖身投靠的奴才,当年把清兵引进山海关,双手把江山捧给别人。”

    我就说:“长城自然也会哭了。”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者在线阅读(2017第一期)
    员工至上
    杜拉拉升职记
    职场潜规则:对号入座
    道光帝
    《当代》在线阅读
    大将风云录
    戴笠与中国特工
    你知道四尽四不尽吗?
    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