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黄海日出处           ★★★ 【字体:
【爱书坊】 黄海日出处

 

    在那水天茫茫的黄海深处,一个马蹄形的岛子跳出滚滚滔滔的波浪。据白胡子老渔人说:这是很古很古以前,一匹天神骑的龙马腾跃飞奔,在海面上踏出的一个蹄子印儿。于今的人却不这么说。于今说这是一扇屏风,影着祖国的门户;这是一双明亮透澈的眼睛,日夜守望着祖国的海洋。

    岛子的尽外头都是悬崖绝壁,险得很。年年春季,海鸭子在悬崖上产卵孵雏,算是寻到最牢靠的窠。就在这样的险地方,背山临海,藏着个小小的渔村。青石头墙,好象挂着白霜的海带草屋顶,错错落落遮掩在山洼的槐树,榆树林里,另有一番景色。

    这些渔民都是老辈从山东漂洋过海,流落到这儿来安家的。算来有几百年了。你要问这渔村有多少人家,渔民会伸出双手,卷起两根指头说:“八户——不多不少整八户。”

    怪事就出在这上头。你看那一带山坡下,有座崭新的石头房,上下两层,大门上挂着一块匾,画着一轮红日,刚刚跳出碧蓝的海面,映照着一片苍松翠柏。匾上横写着几个字:“第九户”。

    不是说全村只有八户人家么,从哪儿钴出来个第九户?我们不妨透过玻璃窗,望望屋里。怪呀,怎么看不见渔家惯有的渔网渔钩,闻不到渔家惯有的海洋味儿?里边住的不是渔民,是一小群年轻轻的战士。原来“第九户”并非什么渔家,是岛子上最前沿的一十哨所。

    哨所又为什么变成渔村的“第九户”呢?要揭开这个谜,不能不搜寻一下这几年围着哨所发生些什么故事。

 

第一个故事

 

    且让我们把时针倒拨一下,回到一九六〇年夏天。那年,一春雨水缺,入了伏更早。哨所的战士来时,满山的树叶都于得卷了边儿。战士们潦潦草草搭起营房,又挖阵地,日夜站岗巡逻,还得翻山越岭,到连部去背粮背煤,生活不是容易的。这小村子孤零零地蹲在岛子的尖上,抬头是山,低头是海,实在僻远。要不是偏远,有什么必要设这个哨所?战士们懂得他们肩上挑的是多重的担子。不发半句怨言,却有点别的埋怨情绪。村子里的乡亲们是怎么的,见了你躲躲闪闪的,把你当成外人。战士们初来乍到,人地生疏,加上村里的渔民常年远洋捕鱼,不在家,家里剩下的多半是妇女,想多接近,又觉得不方便。于是战士们的心情有点别扭。

    副哨长王长华发觉这种不正常的情绪,就说:“我们是战斗队,也是工作队。你要不关心群众的痛痒,群众一辈子也不会亲近你。自从来到这里,我们这方面做了什么?”

    其实没做什么。王长华又说:“不但没做,倒跟群众争水吃。”

    一提起水,战士的心眼都发干。这一夏天,好旱啊。村里只有一眼井,又浅。水象油一样贵,一点一点从井底渗出来,刚够一瓢,守在井边等水的人赶紧舀走,井又干了。渔民自己吃水还不足,哨所好几条壮小伙子也伸着脖子分水吃。于是井边上总和人等水,深更半夜也有人等,十个满脸都笼罩着一层愁雾。后来不知是准的主意,在井口扣上一个锅,贴上封条,不许任意打水,等水满了,大家再平分。现在经王长华一提,战士都寻思起来。人能不喝水么?要喝,一个人民战士,怎忍心从渔民渴得干裂的嘴边上争那么一滴半滴?眼前是大海,水有的是,能喝有多好啊。这一天,战士们足足议论到深夜。……

    第二天早晨,锅揭开了,水攒了一夜,也不满井。一位老渔民出面分水。每户分几瓢,瓢沿上滴滴答答的水珠,也有人连忙用掌心接住,舔进嘴里去。乡亲们并没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者在线阅读(2017第一期)
    员工至上
    杜拉拉升职记
    职场潜规则:对号入座
    道光帝
    《当代》在线阅读
    大将风云录
    戴笠与中国特工
    你知道四尽四不尽吗?
    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