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埃及灯           ★★★ 【字体:
【爱书坊】 埃及灯

    我从火一样燃烧着的游行队伍里走出来,浑身发燥,胸口跳得厉害。迎面起了风,一阵落叶扑到我的身上。我伸起头一望:街道两旁的树木都黄了,太阳光一映,显出一片透明的金色——多美啊,北京的初冬。

    刚才在埃及大使馆前的情景还牢牢铸在我的心上。人,怎么说好呢,真象是山,象是海,一眼望不见边。只望见飞舞的纸旗,只听见激昂的喊声。有一处扬起歌声,到处立时腾起慷慨的壮歌,于是人们拥抱着,满脸流着纵横的热泪。我懂得这种眼泪,这是埃及人民英勇地反抗英法侵略的行动所激起的中国人民最高贵的感情。怀着这种感情,我们什么都愿意拿出来,什么都愿意做,只要为的是埃及人民的自由。

    走回家来,累是有点累,我的感情里还是翻腾着狂风暴雨,不知不觉走到玻璃书橱前,不转眼地望着里面摆的一盏小灯。这盏灯是平平常常的洋铁做的,半尺来高,四面鼓起来,镶着玻璃,玻璃上涂着红绿颜色。灯是灵巧、好看,可是过去也无非象别的小纪念品一样,我爱惜它,但也并不特别爱惜它。看见灯,我的脑子里常常要闪出个人影来。

    事情相隔有好几年了,那时候我到罗马尼亚去参加一个国际性的大会,碰见了许多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宾客,都住在一家大旅馆里。有一天晚饭后,我在客厅里闲坐,望着壁上挂埃及灯

    我从火一样燃烧着的游行队伍里走出来,浑身发燥,胸口跳得厉害。迎面起了风,一阵落叶扑到我的身上。我伸起头一望:街道两旁的树木都黄了,太阳光一映,显出一片透明的金色——多美啊,北京的初冬。

    刚才在埃及大使馆前的情景还牢牢铸在我的心上。人,怎么说好呢,真象是山,象是海,一眼望不见边。只望见飞舞的纸旗,只听见激昂的喊声。有一处扬起歌声,到处立时腾起慷慨的壮歌,于是人们拥抱着,满脸流着纵横的热泪。我懂得这种眼泪,这是埃及人民英勇地反抗英法侵略的行动所激起的中国人民最高贵的感情。怀着这种感情,我们什么都愿意拿出来,什么都愿意做,只要为的是埃及人民的自由。

    走回家来,累是有点累,我的感情里还是翻腾着狂风暴雨,不知不觉走到玻璃书橱前,不转眼地望着里面摆的一盏小灯。这盏灯是平平常常的洋铁做的,半尺来高,四面鼓起来,镶着玻璃,玻璃上涂着红绿颜色。灯是灵巧、好看,可是过去也无非象别的小纪念品一样,我爱惜它,但也并不特别爱惜它。看见灯,我的脑子里常常要闪出个人影来。

    事情相隔有好几年了,那时候我到罗马尼亚去参加一个国际性的大会,碰见了许多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宾客,都住在一家大旅馆里。有一天晚饭后,我在客厅里闲坐,望着壁上挂那健美的身影。到后来,大会结束,各方面来的客人开始纷纷走了,那盒烟还白白带在我的身边,送不出去。我有点惆怅:看样子她早离开这里,回到她那古老而迷人的祖国去了。那个国家,当时在我的心目中,仿佛到处是诗,是情爱,是说不完的奇妙的故事。

    那天中午,我从画馆看画回来,看见旅馆门前停着辆汽车,侍者正往车上装行李。一进门,两只金色的大耳环恰巧迎面摇过来。

    我又惊又喜,迎上去说:“啊!你还没走啊。”

    女舞蹈家说:“我这就要走了。这几天,我身体不大舒服,也没向你告别。”

    她的脸色果然有点苍白,说话的声调懒懒的。我问她害的什么病,她淡淡地一笑,用开玩笑的口气说:“也许是思乡病吧,谁知道呢。”

    我急忙说:“请你等一等’,便跑上楼去,拿下那盒烟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者在线阅读(2017第一期)
    员工至上
    杜拉拉升职记
    职场潜规则:对号入座
    道光帝
    《当代》在线阅读
    大将风云录
    戴笠与中国特工
    你知道四尽四不尽吗?
    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