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孤儿行           ★★★ 【字体:
【爱书坊】 孤儿行

    亲爱的孩子,今天是非洲自由日,我怀着牵肠挂肚的心情,从遥远遥远的北京,向你们祝福。北京正当暮春三月,梨花谢了,丁香残了。满架盛开的紫藤花散着沁人心脾的香味,烘托出我们祖国又浓又醇的春色。

    远在地中海岸上的塞得港该是怎样的情景呢?我怀念着。我怀念的是塞得港的人民,是你,我不知你的姓,更不知你的名,只依稀知道一点你的身世。可是你的影子却雕到我的心上,不对,应该说是我整个的心雕成你的模样,将同我的生命一起,永远藏在我的胸口里。你那方正的黑脸膛,你那弯得象蝴蝶须一样的黑眉毛。特别是那双俊秀而卫带点忧愁的眼睛。清清楚楚透露出你那小小的灵魂是怎样在滴着血珠。孩子,你还太年幼,也许只有十二岁吧,你需要的是大人的抚爱。是谁毁了你的爱,把你抛到街头,象只还不会飞的孤鸥一样流浪在地中海边上?

事情好象昨天才发生似的,一清二楚摆在我的眼前。我这是第二次来到塞得港了。头一次是埃及人民战胜英法侵略不久,当时满眼荒凉,处处是战争的创伤。算一算才有几年。哪儿是当日的战墟呢?战墟上早已立超成排的高楼大厦,长起绿荫荫的树木。一个人受了伤,会有疤的。一座在战争的废墟上重建的城市,竟连一点儿伤疤也寻不见,倒是可喜。

    伤疤其实是有的。我正在街上漫步逍遥,忽然有只小手拉住我的衣角,眉开眼笑地仰着小脸蛋儿。这是谁家的孩子,多亲切可爱啊。我稍稍迟疑一忽儿,立时认出来:竟是你呀,可怜的孩子。

    已经几年不见,你长高了,眉眼却还是原样儿。我不禁回想起初见你的情形。自然又得提起头一欢来塞得港的旧事。当时有一位参加过塞得港战斗的青年引我四处看,指点着说哪儿是英法军登陆的海滩,哪儿落过伞兵,哪儿又是塞得港人民痛击侵略军的地方。……在那被敌人炸得残破不堪的瓦砾堆上,时时有人扒拉着冒烟的焦土,希望搜寻出自己家里一点残剩的衣物。就在这样的战墟上,我发现一个浑身褴褛的小男孩,坐着一段焦糊的木头,好象在等谁的神气。

    我走上去问道;“孩子,你等谁呀?”

    小孩不懂我的话,呆呆地望着我。靠着那位青年为我翻译,我又问道:“你的家在哪里?”

    小孩指一指小光脚下的焦土,小声说:“就是这几。”

    “你母亲呢?”

    “母亲埋在家里了。”

    “爸爸呢?”

    “爸爸就要回来的。”

    这时,一位善良的中年妇女来到跟前。她浑身穿着黑纱,头上脸上也蒙着黑纱,光露着两只憔悴的眼睛,絮絮叨叨说;“作孽呀!狗强盗真该天打雷劈,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孩子他母亲是替人洗衣服的,那天早晨,打发孩子出去送洗好的衣服,不料走了不久,几颗炸弹就落下来。……他父亲是个当兵的,听说在塞得港打仗,我就托人写了封信去,叫他赶快回来看看孩子,要不,怎么办呢?”

    小孩仰着脸问:“姑姑,爸爸今天能回来么?”

    姑姑含着泪说:“你不用急,早晚一定能回来的。先跟姑姑到家里去,爸爸一回来,就会来找你的。”便又转过脸对我说;“你看这孩子,心多重。自从给他父亲写了信去,他就一天到晚坐在这儿等,拉他也不动弹,唯恐他爸爸回家来,找不到他。怪可怜的!”说着,又用黑纱擦眼泪。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者在线阅读(2017第一期)
    员工至上
    杜拉拉升职记
    职场潜规则:对号入座
    道光帝
    《当代》在线阅读
    大将风云录
    戴笠与中国特工
    你知道四尽四不尽吗?
    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