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菠萝园           ★★★ 【字体:
【爱书坊】 菠萝园

    莽莽苍苍的西非洲大陆又摆在我的跟前。我觉得这不是大陆,简直是个望不见头脚的巨人,黑凛凛的,横躺在大西洋边上。瞧那肥壮的黑土,不就是巨人浑身疙疙瘩瘩的怪肉?那绿森森的密林丛莽就是浑身的毛发,而那纵横的急流大河正是一些隆起的血管,里面流着掀腾甜滚的热血。谁知道在那漆黑发亮的皮肤下,潜藏着多么旺盛的生命。我已经三到西非,这是第二次到几内亚了。我却不能完全认出几内亚的面目来。非洲巨人正在成长,每时每刻都在往高里拔,往壮里长,改变着自己的形景神态。几内亚自然也在展翅飞腾,长得越发雄健了。可惜我没有那种手笔,能把几内亚整个崭新的面貌勾画出来。勾几笔淡墨侧影也许还可以。现在试试看。

    离科纳克里五十公里左右有座城镇叫高雅,围着城镇多是高大的芒果树,叶子密得不透缝,热风一吹,好象一片翻腾起伏的绿云。芒果正热,一颗一颗,金黄鲜美,熟透了自落下来,不小心能打伤人。我们到高雅却不是来看芒萝园的。从高雅横插出去,眼前展开一片荒野无边的棕榈林,间杂着各种叫不出名儿的野树,看样子,还很少有人类的手触动过的痕迹。偶然间也舍在棕榈树下露出一个黑蘑菇似的圆顶小草屋,当地苏苏语叫做“塞海邦赫”,是很适合热带气候的房屋,住在里边,多毒的太阳,多大的暴雨,也不怎么觉得。渐渐进入山地,棕榈林忽然间一刀斩断,我们的车子突出森林的重围,来到一片豁朗开阔的盆地,一眼望不到头。这景象,着实使我一楞。

    一辆吉普车刚巧对面开来,一下子煞住,有人扬了扬手高声说:“欢迎啊,中国朋友。”接着跳下车来。

    这是十不满三十岁的人,戴着顶浅褐色丝绒小帽,昂着头,模样儿报精干,也很自信。他叫董卡拉,是菠萝园的主任,特意来迎我们的。

    董卡拉伸手朝前面指着说:“请看看吧,这就是我们的菠萝园,是我们自己用双手开辟出来的。如果两年前你到这里来啊……”

    这里原是脸恶荒野的丛莽,不见人烟,盘踞着猴子一类的野兽。一九六〇年七月起,来了一批人,又来了一批人……使用着斧子、镰刀等类简单的工具,动手开辟森林。他们砍倒棕榈,斩断荆棘,烧毁野林,翻掘着黑红色的肥土。荆棘刺破他们的手脚,滴着血水;烈日烧焦他们的皮肉,流着汗水。血汗渗进土里,终于培养出今天来。

    今天啊,请看看吧,一抹平川,足有几百公顷新开垦出来的土地,栽满千丛万丛肥壮的菠萝。菠萝丛里,处处闪动着大红大紫的人影,在做什么呢?

    都是工人,多半是男的,也有女的,一律喜欢穿颜色浓艳的衣裳。他们背着中国造的喷雾器,前身系着条粗麻布围裙,穿插在叶子尖得象剑的菠萝棵于里,挨着棵往菠萝心里注进一种灰药水。

    董卡拉解释说:“这是催花。一灌药,花儿开得快,结果也结得早。”

    惭愧得很,我还从来没见过菠萝花呢。很想看看。董卡拉合拢两手比了比,比得有绣球花那么大,说花色是黄的,一会几指给我看。可是转来转去,始终不见一朵花。我想:刚催花,也许还不到花期。

    其实菠萝并没有十分固定的花期。这边催花,另一处却在收成。我们来到一片棕榈树下,树荫里堆着小山似的鲜菠萝,金煌煌的,好一股喷鼻子的香味。近处田野里飘着彩色的衣衫,闪着月牙般的镰刀,不少人正在收割果实。

    一个穿着火红衬衫的青年削好一个菠萝,硬塞到我手里,笑着说;“吃吧,好朋友,你尝尝有多甜。要知道,这是我们头一次的收成啊。”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者在线阅读(2017第一期)
    员工至上
    杜拉拉升职记
    职场潜规则:对号入座
    道光帝
    《当代》在线阅读
    大将风云录
    戴笠与中国特工
    你知道四尽四不尽吗?
    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