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木棉花           ★★★ 【字体:
【爱书坊】 木棉花

    一到南国,情调便显然不同了。北方才是暮春,你在这儿却可以听见蝉、蛙,以及其他不知名的夏虫在得意地吟鸣。夜间,草丛和树梢流动着的萤火更给体带来不少夏天的消息。然而这才不过是三月底。

    白天,整个大地便成为可惦的蒸笼。轻细的毂纱已经披上士女高贵的躯体,而苦力们赤着脊梁,光着脚板,在推,在拉,在掮,闷热的汗臭常从他们周身的粗糙的毛孔散发出来,这使过路的士女们整紧眉,急急用洒满法兰西香水的手绢捂着她们的鼻子,要不然,她们准会晕过去!

    警察依旧穿着春季厚重的制服,站在路心指挥着来来往往的脚踏车,车仔,汽车……。他们显着很呆滞,机械地挥动着手臂,而当大气中传米尖锐的汽笛时,他们仍然是机械地在岗棚上挂起一面红旗,看不出一点冲动的表情。

    红旗的颜色虽然含着流血的意x,但它低垂着头,永远被人很冷淡地待遇着。街头流着人潮茶馆里叫嚣着旅馆的西餐间开着风扇,富老们惬意地吃着雪糕,他们对于警报比一般人更要淡漠十倍,因为象这样大建筑的屋顶上都有避弹网,他们的生命是绝对安全的。

不过今天的轰炸却是特别厉害,镇定的市民也不能不暂时停止他们正在进行的动作,侧起耳朵听一听。

飞机的翅翼粗狂地搏击若沉郁的大气,高射炮的声音是急剧而响亮,这同低哑而窒闷的炸弹画成截然不同的音符。

广州市民对于空袭所以那洋不在意,当然是从经验中生出宽大的胆量,而同时,每天空袭的次数如此频繁,如果警报一束,市民便找躲起来,那么全市的脉搏都要整天地停息不动。

其实,炸弹的破坏力也真是太渺小了!

空袭刚过,我便爬上越秀山的中山纪念塔,纵跳着烟瘴漠漠的整个广州市,越秀山旁被炸的几处地方,简直是汪洋大海里的几点泡沫,多么细小而可怜呵!但这就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实力!

广九路被炸了,我的当天去香港的计划目而受到阻挠,这使我烦躁。

旅馆的客厅很凉爽,电灯投下浅蓝而柔和的光线,一个宁静的黄昏。

坐在我对面的邪位旅客十分健谈。他是浙江人,对于这边的情形却很熟悉。他的噪音高朗而圆润,语气也有动人的顿挫。

“我不能完全同意您的话:战争可以消灭所有内部的腐化分子。我能够给您指出眼前最有力的反证——请看粤汉铁路!”他伸出右手的食指,在他的面门前一点,加强自己谈话的语气。

我明白他是误会了我的话。我不过是说这次民族自卫战争很象一块试金石,一个人品格的高低可以立刻辨晰清楚;又象外科医生的手术刀,可以加速割除溃烂的疽疮。然而假使医生刚才操起刀子,还不曾施行完毕割治的手术,你就希望全身的疽疮一齐即时痊愈,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实。

可是他的话已经擒住我的注意力,我焦急地要听听他所举的反证,因而不愿意打斯他的话头。

“现在说起来,粤汉铁路的国防性简直太大了l”他似乎是在作文章,每个字都极费斟酌。“它可以比做一个人的喉管,有了它,这个人才能呼吸,四肢才能活泼有力,才能还击敌人的打击!不过粤汉路并不是一条健全通畅的呼吸管,反而是在可怕的腐烂着——我这儿所说的腐烂是指的营私舞弊!”

“舞弊的方法很多,现在我们且谈‘卖车皮’。粤汉路于今正忙着军运,商家的货品堆积得象山,很不容易弄到车皮装运。其实车皮不是没有,只是少罢了。于是商家为了抢先装运自己的货物便不惜对车站负责人行使贿赂。车站方面一瞧这是笔好买卖,所以每辆车皮都被看成奇货,哪家商店出的贿赂多就先给哪家运货。久而久之,‘卖车皮’成了车站人员公开的‘外快’,如果商店不花运动费,他的货物便一辈子也运不走!“

“谁得这些运动费昵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者在线阅读(2017第一期)
    员工至上
    杜拉拉升职记
    职场潜规则:对号入座
    道光帝
    《当代》在线阅读
    大将风云录
    戴笠与中国特工
    你知道四尽四不尽吗?
    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