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历史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全凭一张嘴           ★★★ 【字体:
【爱书坊】 全凭一张嘴
98全凭一张嘴

伍子胥听说越王勾践扩充军队,操练兵马。就气冲冲地去告诉夫差。夫差把伯嚭叫来,埋怨他,说:“越国不是已经归顺咱们了吗?怎么勾践又派范蠡练起兵来呐?”伯嚭说:“大王封给勾践土地,也得有人把守。操练兵马,也是应当应份的事啊。”虽是这么说,夫差到底还不放心,心里就有点要征伐越国的意思。

    夫差正想着要去征伐越国,还在犹疑不定的时候,可巧来了一位北方的客人,就是孔子的门生子贡。子贡怎么会跑到吴国去呐?原来上回吴国和鲁国一块儿打齐国的时候,齐国人杀了齐悼公,归附了吴国,立齐悼公的儿子为国君,就是齐简公。齐简公拜陈恒为相国,让他掌握着齐国的大权。陈恒善于收买人心,他用大斗把粮食借给穷人,收回的时候他用小斗。齐国的老百姓大多归向他。他不怕国君,他倒担心齐国的高家和国家抢他的地位,因此,他总得想办法不让他们过好日子,最好能叫他们出外打仗,死在外边。他就对齐简公说:“小小的鲁国竟敢跟着夫差来欺负咱们,这个仇不能不报。”齐简公当然同意了。陈恒就请齐简公派国书为大将,高无丕为副将,率领一千辆兵车去打鲁国。他还亲自送他们到汶水,一定要他们把鲁国灭了。这时候,孔子正在鲁国编书。他的门生子张从齐国回来,跟老师提起齐国兵马驻扎在汶水的事。孔子吓了一跳,说:“鲁国是我父母之邦,哪儿能让人家灭了呐?”他就和子贡商量了一下,打发他上汶水去。

    子贡到了汶水,求见陈恒。陈恒知道子贡是孔子的门生,就成心摆摆架子等着子贡去见他。他一见子贡进来,迎头就说:“先生是来替鲁国说话的吗?”子贡说:“我不是来替鲁国说什么话,我是来替齐国说话的。鲁国不是那么容易打得下来的,相国为什么发兵来呐?”陈恒说:“鲁国有什么难打呐?”子贡说:“鲁国的城墙又矮又薄,鲁国的护城河又窄又浅;君臣全都软弱无能,士兵打仗的能力很差。就因为这些个,我说鲁国不是那么容易打得下来的。我替齐国打算,还不如去打吴国。吴国的城墙又高又厚,吴国的护城河又宽又深;兵多将广,还都是久经大敌的。吴国够多么容易打啊!”陈恒差点把肚子都气破了,瞪圆了眼睛,大声地说:“你这些话颠三倒四的,什么意思?”子贡不慌不忙地说:“当然有意思喽!可有一样,我就是不能随便说。”说着就往四下里张望了一下。陈恒明白他的心思,叫底下的人全都出去,然后心平气和地向子贡拱了拱手,说:“请先生多多指教。”子贡说:“相国执掌着齐国的大权,难道大臣们就没有一个想跟您争一下子么?您准能压得住他们吗?就拿这回国书和高无丕他们来打这软弱无能的鲁国来说,没说的,准是马到成功。这么容易办到的事,也得算他们大功一件。他们的功劳一大,势力也就大了。要是您叫他们去打那强大的吴国,把他们牵制住,相国治理齐国可就方便得多了。”这一番话把陈恒说得连连点头,说:“先生的话固然不错,可是齐国的兵马已经到了这儿,要是无缘无故地去打吴国,准得让人家起疑,那怎么行呐?”子贡说:“这还不容易?您先叫兵马驻扎在这儿,我马上去见吴国,叫他发兵来救鲁国。这么着,您再叫国书和高无丕去跟吴王开仗,就有了名目了。”

    陈恒真照子贡的主意,对国书他们说:“听说吴国要来打齐国,咱们不如把兵马驻扎在这儿,先别发动,赶紧打发人去探听探听吴国的动静,然后再说。”国书答应了。陈恒自己就先回齐国去。

    子贡见了吴王夫差,说:“上回贵国联合鲁国去打齐国,齐国认为这是个挺大的耻辱,老想着报仇。如今齐国的大队人马已经到了汶水,他们打算先把鲁国灭了,然后再来跟贵国报仇。要让我瞧,大王还不如先发制人,派兵去打齐国。您要是把强横的齐国打败了,不光是救了鲁国,中原的霸主您还不是准当上了吗?”夫差说:“你的话说得不错。上回是齐国请求我把它收为属国,我才撤了兵。齐国没来朝聘,我本来就打算去征伐。谁知道事情一档跟着一档,这几天又听说越国也正在练兵,有意要来侵犯。我打算先去收拾越国,然后再去整治齐国。”子贡说:“越国还能成得了什么大事!齐国才是大王的对手!征伐越国没有多大的好处,放松齐国害处可大了。您要是不去救鲁国,中原诸侯准说您怕齐国。只有帮助弱小的、压制强横的,才能显出大王的气魄来!您要是担心越国,我愿意去跑一趟,叫越国也发兵跟着大王一块儿去打齐国,您瞧好不好?”夫差听了挺高兴,叫伍子胥上齐国去送战书,叫子贡上越国去通知勾践。

    越王勾践听说子贡上越国来了,就派人到三十里地外去迎接。子贡见了勾践,说:“我刚才见了吴王,请他去打齐国,他可是打算先来征伐贵国。您要是想报仇,就不该叫人起疑。”勾践就跪起来[古人席地而坐,“跪起来”是由坐的姿势改成跪的姿势,而不是跪下去的意思],说:“先生可得想个法儿救救我!”子贡连忙请他坐下,对他说:“吴王这人向来骄傲自大,还喜欢人家奉承他。您顶好拉住那个专会奉承吴王的伯嚭,多多请他出主意。这回您必得亲自带一队人马帮着吴王去打齐国。他要是打败了,就损失了实力;要是打胜了,就得跟晋国争夺霸主的地位。这么下去,吴国准不得太平。吴国不太平,贵国就有了出头的日子了。”勾践就打发文种带了礼物跟着子贡一同去见夫差。

    文种见了夫差,说:“东海下臣勾践,蒙大王不杀之恩,不知道该怎么样报答您才好。如今听说大王要去征伐强横的齐国,救护弱小的鲁国,勾践特地派我奉上最名贵的一些盔甲、宝剑,作为贺礼。大王发兵的时候,勾践也打算挑选三千精兵,听凭大王使唤。他自个儿还愿意来给大王当差。”夫差一听,非常得意。他向子贡说:“你瞧怎么办好?”子贡说:“勾践诚心诚意地来侍奉大王,您就答应他派三千人马来吧。可是他要是再自己跑了来,那就未免有点过分了。”夫差就对文种说:“你告诉他,不必亲自出马了。”文种辞别吴王回去了。

    赶到吴国和齐国开了仗,子贡又跑到晋国去。他对晋定公说:“吴国跟齐国正在开仗。要是吴国打了胜仗,准得来跟贵国争夺霸主的地位。君侯您可不能不防备呀!”晋定公听了子贡的话,真就准备起来。子贡就这么四面八方地都弄妥当了之后,才回到鲁国去。赶到他向孔子报告的时候,吴国正把齐国打败了。这么着,孔子凭着门生子贡的一张嘴,总算齐国没打到鲁国来。

评:权且把这节故事当做真的,我们来说说外交的重要性。“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外交起到的作用常常强于真刀真枪得到的实利。就这个故事而言,子贡凭借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就使鲁国免受战祸,实在是莫大的功劳一件。另外,齐国转向与吴国交战,对两方都有着巨大的影响。齐国战败,争霸的企图又一次被挫败;吴国虽然战胜,但实力消耗巨大,越国已在他的身后蠢蠢欲动了。

    高明的政治家总是能引领对手走入自己期望的模式,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也正是进行外交时的关键之一。子贡能让齐国停止进攻鲁国,能让吴国发兵进攻齐国,有着他对两国主将心思的深刻认识,更有着顺着此心思引领他们改变心意的巧辩。所以,区分利害,能够制人而不受制于人是政治乃至生活工作中最重要的能力。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