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历史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石屋看马           ★★★ 【字体:
【爱书坊】 石屋看马
96石屋看马

文种到了吴国的兵营里,拜见伯嚭。伯嚭架子挺大,瞪着眼睛坐在那儿,动也不动。文种跪在地下,说:“越王勾践年幼无知,得罪了贵国。他如今已经后悔了,情愿当个吴国的臣下。他怕吴王不答应,特地打发我来恳求您。您是吴王顶亲信的大臣,这些年来功劳最大,吴国的大事全都得靠着您处理。只要您在吴王跟前说句话,什么事没有不成的。勾践奉上白璧二十双,金子一千两,又从国里挑选了八个美女,派到这儿来伺候您。这点孝敬,请您先收下,以后还要不断地来孝敬您。”伯嚭听了文种的话,浑身都是舒坦。可是他还装腔作势,显出满不在乎的样子,拿三个手指头捻着下巴颏儿底下几根长短不齐的松针胡子,说:“越国限瞧着快完了,越国所有的全都是吴国的了。你想拿这么点东西来打动我吗?”文种说:“越国虽说打了一个败仗,可是多少还有点兵马可以守住会稽。万一吴国再要逼过来,还能够拼命地打一阵。要是再打败的话,只得放火一烧,把库房里的财宝烧个净光净,吴国休想能得着什么。就算能得着一些财宝,吴王也未必能全都赏给您。我们不去恳求吴王,也不上右边兵营里去,偏偏来跟您求饶讲和,还不是为了您一向就比他们贤明吗?”伯嚭点了点头,说:“你们也知道我向来不会欺负人。好,就这么办吧,明天带你去见大王!”

    当天晚上,伯嚭先把这事跟夫差说了一遍,夫差答应了。第二天,文种跪在夫差面前,把勾践请求讲和的意思说了。夫差说:“越王情愿当我的臣下,他们两口子愿意跟着我上吴国去吗?”文种说:“既然当了大王的臣下,自然应当去伺候大王。”伯嚭插嘴说:“勾践夫妇情愿上吴国来伺候大王,越国就是吴国的了。大王答应了吧。”夫差就答应了。

    右边兵营里的伍子胥听说越国打发人来求和,赶紧抱到中军去见吴王夫差。他一见伯嚭和文种站在夫差旁边,就气冲冲地问夫差,说:“大王答应了吗?”夫差说:“已经答应了。”伍子胥大声嚷着说:“不能!不能!”吓得文种往后退了几步,心口扑通扑通地直跳,就听伍子胥说:“越国和吴国是势不两立的。吴国不把越国灭了,越国就一定会把吴国灭了。再说先王的大仇,不能不报!”夫差给伍子胥说得回答不上来,挺害臊地看了看伯嚭。伯嚭说:“这回大王把越国打败了,越王情愿做臣下,先王的仇已经报了。相国也曾经给父兄报过大仇,为什么不把楚国灭了呐?你自个儿报了仇,答应楚国求和,当了个忠厚的君子。这会儿大王的仇也报了,你反倒叫大王不依不饶的。难道你做了忠厚的事,倒叫大王刻薄起来吗?”夫差连连点头,说:“可不是。相国先上后边歇息歇息吧!”气得伍子胥只能唉声叹气地出来了。

    他出来碰见了大夫王孙雄。伍子胥对他说:“越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用不了二十年工夫就能够把吴国灭了!”王孙雄冲他笑了笑,有点不信。气得伍子胥更是连连叹气。他弄得没有一个人能跟他同心合意的了。可是他还舍不得离开吴国。

    文种回到会稽,报告了求和的经过。勾践召集大臣们,要把国家大事托付给他们经管。他见了他们,哭个没结没完,话都说不出来了。大伙儿劝解越王只管放心到吴国去。他们都下了决心,在国里苦干,想法子恢复越国。勾践就拜托文种和大臣们管理国事,自己带着夫人和范蠡上吴国去。越国的大臣和老百姓沿路哭着送行。

    勾践到了吴国,夫差让他们两口子住在阖闾大坟旁边的石屋里,叫勾践给他看马。范蠡跟着他做奴仆的工作。夫差每次坐车出去,勾践总得给他拉马。吴国人老指着勾践,说:“瞧!这是咱们大王的马夫!”勾践老是低着头,不言语,随便让人家取笑。就这么过了三年。在这三年当中,勾践挺小心地伺候着吴王,真是百依百顺的,比别的使唤人还要驯服。文种还时常打发人给伯嚭送礼。伯嚭老在吴王跟前给勾践说情。

    有一回夫差病了,勾践托伯嚭代话,说他听说大王病了,挺惦记的,想来问候问候。夫差瞧他殷勤得挺可怜的,答应了。伯嚭带着勾践到了内房,夫差正要拉屎,勾践赶紧过去扶着他。夫差叫勾践出去。勾践说:“父亲有病,做儿子的应当服事;大王有病,做臣下的也应当服事。再说我还有点小经验,瞧见拉的是什么屎,就能知道大王的病是轻是重。”夫差只得让他扶着。拉完了之后,夫差觉着舒坦点。勾践偷偷地掀开马桶盖,背地里不知道干些什么,回头就向夫差磕个头,说:“恭喜大王!大王的病已经过了险劲儿了。要是没有别的变化,再呆几天就完全好了。”夫差说:“你怎么知道的?”勾践说:“我刚才仔细看了大王的粪,瞧那个颜色,闻那个味儿,就知道肚子里的恶毒已经发散出来了。”夫差听了,大受感动。他说:“唉!我太亏负你了。等我病好了,我准放你回去。”

    夫差害的病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呆了几天,就大好了。他答应勾践回越国去,还预备了酒席给他送行。伍子胥又来拦住他。夫差真冒了火儿了,气冲冲地说:“我得病的当儿,勾践挺小心地服事我。你倒好,连句话也没有。老摆着你那老前辈的架子,不准我干这个,不准我干那个!我盼望老相国往后少说话吧!”伍子胥不便开口,一声没言语。

    公元前491年(周敬王29年)夫差亲自送勾践上车。勾践夫人拜谢了吴王,也上了车。范蠡拉着缰绳,说了一声“再会”,君臣三个人就一直回越国去了。

评:这段故事实在是太经典了,作者一共用了七集的篇幅才将故事讲完,而上面的部分只是第二集。这一集可算是第一回合的结尾,结果就是吴越讲和,越国作为吴国的属国继续存在,越王勾践历经磨难后返国执政。勾践的隐忍于本集中已可见一斑,这点是当惯了一把手的国君最难做到的。

    夫差放勾践回国,倒是充分反映了他“人性”的一面,勾践“关心”他,他也就放过了勾践。从这点上讲,伍子胥的失败就是因为他太过直接,完全不顾及夫差的感受。但是从政治上讲,这又正应了那句话——对敌人讲感情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无情。所以,一句简单的“敌我矛盾”意味着什么,想必大家以后会更清晰一些了。一旦你和我成为了敌我,那么兵戎相见才是对的,相互照顾反而会受人诟病。这点才更体现了所谓“政治”更本质的东西,发人深思。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