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历史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两头使坏           ★★★ 【字体:
【爱书坊】 两头使坏
84两头使坏

费无极一见楚昭王这么信任伯郤宛,心里又气又恨。他不知道费了多少心计,好容易才得到楚平王的信任,满想着等到老令尹囊瓦一死,准能够提升他当令尹。哪儿知道囊瓦还没死呐,楚平王倒死在头里了。如今楚昭王又这么信任伯郤宛,就说囊瓦立刻死了,这令尹的位置也轮不到他。这一来,他老瞧着伯郤宛是他的对头,总想使个花招去了他。

    有一天,他对囊瓦说:“伯郤宛想请您吃饭,托我探听探听您的意思,不知道您能不能赏脸?”囊瓦说:“他请客,我怎么能不去呐?”费无极又去跟伯郤宛说:“令尹跟我说,他想上您这儿来吃顿饭,不知道您请不请客?”伯郤宛说:“只要令尹瞧得起我,赏脸上我家来,我哪儿能不请?明天我就请他。”费无极问他:“令尹真要是上您这儿来,您送他点什么礼物呐?”伯郤宛倒没想到这一层,就问费无极:“不知道令尹喜欢什么?”费无极说:“您还不知道吗?他顶喜爱上等的盔甲和吴国的宝剑。您上回打了胜仗,大王把您从吴国拿来的东西给了您好些个,这里头不是就有上等的盔甲和宝剑吗?明天吃饭的时候,您就拿出几件好的来,让令尹自个儿挑一两样随心喜爱的,他准得高兴。我这是为您,您可别忘了我这份好心好意!”伯郤宛千恩万谢地送了他出去。

    第二天,伯郤宛准备了上等的酒席,还把楚王赏给他的东西都摆上,然后才托费无极去请囊瓦。囊瓦刚要动身,费无极赶紧拦着他,说:“令尹!您就这个样儿去吗?俗话说‘人心隔肚皮’,您知道他请客是好意还是歹意?我先瞧一瞧去,再来请您过去。”囊瓦只得又坐下了,叫费无极先去查看查看。呆了一会儿,费无极连呼带喘地跑进来。缓了口气,才说:“差一点害了令尹,我跑到伯郤宛门口一瞧,里边摆着好些个盔甲和兵器。幸亏您没去,不然准上了他的当,遭了他的毒手!”囊瓦说:“我跟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干么要害我?真叫我纳闷儿。”费无极仰着尖下巴颏儿,说:“令尹真是个好人!这么重要的事您会不介意。他近来在大王面前得了宠,有点自高自大,就要一步登天,想做令尹。真是笑话!听说他还跟吴国勾搭上了。起头我也不信,后来我才知道总是咱们太信任别人了。上回咱们跟吴国打仗,不是打了胜仗吗?正在这个时候,吴王被刺,国内大乱,将士们都想趁势打进吴国去。没想到伯郤宛说,‘人家国里有丧事,不能够再打人家。’您想想!吴国还不是趁着咱们办丧事就来打咱们的吗?现在他们有丧事,正是咱们报仇的好时机,他会不知道吗?怪不得有人说他勾串了吴国。我虽说不敢十分相信,可是这也不能一点不留神。俗捂说,‘风不动,草不摇。’您想是不是?”囊瓦听了这一篇话,心里也有点半信半疑。他就背地里打发几个心腹再来探看探看。

    囊瓦的心腹回来报告,说:“屋子里真有埋伏。犄角里都藏着穿着盔甲拿着家伙的人。”囊瓦一听,当时差点气炸了肺,也没顾得吃饭,立刻就去找大将鄢将师,把这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那个鄢将师和费无极是一个鼻孔出气的。他趁着囊瓦在气头上,来个火上浇油。囊瓦就去禀报楚昭王,一边打发鄢将师带着士兵先把伯郤宛的家围上。伯郤宛到了这时候,才知道上了费无极的当,有口难辩,把心一横,自杀了。

    囊瓦还不甘心,非要把伯家灭门不可。这一下子伯郤宛一家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都被害了。只有伯郤宛的儿子伯嚭[pi三声]逃了。囊瓦的气还没消,又叫人放火,要把伯家的房子整个地烧了。有好多人知道伯郤宛受了宽屈,谁也不顺意动手。囊瓦更加生气了。他说:“谁要不动手就是伯家的一党!”大家伙儿一看势头不对,只好烧了伯家的房子,连伯郤宛的尸首也烧在里头。楚国人差不多都替伯郤宛叫冤,可是一点法子也没有。

    有这么一个晚上,囊瓦正在园子里看月亮,忽然听见街上有人唱歌。细那么一听,原来是骂他的。那唱的是:

        做了忠臣真倒霉,

        伯郤宛,烧成灰!

              楚国没君王,

        一个鄢,一个费!

        令尹没心肝,

        不知是非!

        这么冤屈没人晓,

        天掉眠泪!

    囊瓦听了,很生气。每一句歌都刺着他的心。他打发人去把那唱歌的人逮来。唱的人可多了。拿都没法拿。囊瓦闷闷不乐,一夜也没睡好。

    第二灭,大将沈尹戍来见囊瓦,对他说:“老百姓在城外赛会。他们拿伯郤宛当做神,还咒骂您,说您纵着费无极和鄢将师。全国的人都埋怨您,您还蒙在鼓里呐,费无极叫先王娶了儿媳妇,杀了伍奢父子,害得太子建死在外头。如今又把伯郤宛害了。让这种小人得了势,楚国不完还等什么?全国的人都说,这些个过错都得由令尹担当。俗话说,‘众怒难犯’,您得防备着啊!”囊瓦连连点头,说:“实在是我不好。请将军想个法子,惩治那两个奸贼。”沈尹戍说:“这是再好没有的了!”他立刻叫人上街上去说:“伯郤宛是费无极和鄢将师害死的。如今令尹已经知道了他的冤屈,要惩办这两个奸贼。谁愿意去惩办他们的都跟我来!”老百姓一听说去打费无极和鄢将师,就都拿着长矛、短刀、锄头、铁锹各样的家伙跟着令尹和沈尹戍的士兵,一窝蜂似地跑到这两家去,拿住了费无极和鄢将师,把他们都杀了。还没等囊瓦下命令,大家伙儿把这两家的房子都烧了。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