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历史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食指跳动           ★★★ 【字体:
【爱书坊】 食指跳动
56食指跳动

楚庄王平了斗越椒的叛乱以后,就请本国的一位隐士为令尹。那位隐士住在梦泽[湖北省大江南边古代多湖沼地区的总称],姓蒍[wei三声],名敖,字孙叔,人家都管他叫孙叔敖。小时候,听见人说,有一种两头蛇,谁遇见两头蛇就活不了。有一天,他哭着回来,跟他妈说:“妈!我可活不了啦!”他妈问他:“你怎么了?”他说:“我真碰见了两头蛇了!”“哪儿?蛇呐?”他说:“我想这种害人的东西,别人见了也得死,我就拿锄头把它砸死,埋了。”他妈说:“好孩子,你别怕!蛇没咬着你,怎么能死呐?再说,像你这么好心眼的孩子更死不了。”这会儿孙叔敖做了令尹,就着手改革制度,整顿军队,开垦荒地,挖掘河道。为了免除水灾、旱灾,孙叔敖召集了楚国所有的水工,测量地形,开始兴办楚国最巨大的一项工程,修一条芍陂[河名,在现在安徽省寿县南;芍陂,shuo四声pi二声]。他发动了几十万民工,天天挖土,挑土,砌堤,自己也经常到工地去鼓励人们。克服了种种困难,终于把芍陂修成了。这一条河道不但让雨季的急流缓和下来,而且平时还能灌溉一百多万亩的庄稼,每年多打不少粮食,老百姓没有不说令尹好的。没有几年工夫,楚国更加富强起来了。

    楚庄王不能老让中原诸侯把楚国人看成蛮子,老挤在南边伸展不开。以前一向中原伸脚,就给中原的霸主打回来。楚国跟中原的霸主是势不两立的。夹在中间的郑国,永远像个陀螺,一会儿转到楚国这一边,一会儿转到晋国那一边,给他们抽得晕头转向的。楚庄王和令尹孙叔敖商量怎么把郑国拿过来。他们先派人去探听荥阳的动静。过了几天,那个探子回来报告,说:“郑伯给他的臣下害死了。他们又跟晋国订了盟约。”楚庄王说:“郑国的臣下杀了国君,晋国不但不去惩办乱臣贼子,反倒跟他们订立盟约。咱们这回出兵可有得说了!”又一想这里头也许有讲究,就问探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探子就把郑伯是怎么被害死的,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有一天,郑国的大夫公子宋和公子归生一块儿去上朝。公子宋的食指[第二个手指头]忽然跳动起来。他伸着手给归生瞧。归生瞧了瞧,说:“怎么啦?你这个指头哆里哆嗦的,是不是抽筋了?”公子宋打着哈哈说:“这个手指头一跳,就有好东西吃了。”归生听了,笑了笑,也就算了。他们到了大厅上,就瞧见一只大鼋[yuan二声]拴在那儿。问了问当差的,才知道是国君预备给大臣们吃的。两个人不由得全笑了。可巧郑灵公[郑穆公兰的儿子]出来,瞧见他们俩人笑得前仰后合的,就问他们:“你们俩怎么透着那么痛快?”归生指着公子宋,回答说:“刚才他的手指头直跳,说有美味到嘴,我还不信。现在瞧见了这只大甲鱼,又听说是主公赏给臣下吃的。他的手指头可真灵,所以笑了起来。”郑灵公撇了撇嘴,故意开玩笑,说:“手指头灵不灵还不一定呐!”

    到了下半天,郑灵公特意叫大臣们进去,挨次序坐下。郑灵公开口说:“有人在江汉一带逮了个大鼋来,献给我。这是挺难得吃到的东西,请大家伙儿尝尝味道。”大臣们咽了口唾沫,谢过国君。没大一会儿,厨子端上甲鱼羹来,先给郑灵公一碗,灵公吃了一口,说:“喝!真不错!”回头对厨子说:“每位一碗、从下位送起。”厨子一碗一碗地端上来。端到最后两个最高的座位,厨子禀告说:“只剩下一碗了,端给哪一位?”郑灵公说:“给子家吧!”[公子归生,字子家]这么一来,大臣们全吃着,单单短了公子宋的一份。郑灵公哈哈大笑,他说:“我原来说每人一碗,没想到轮到你这儿,可巧没有了。这也是命该如此。可见你的手指头并不灵!”公子宋已经在归生跟前说了满话,现在大家伙儿全分到了,偏偏没有他的份,叫他在众人面前怎么受得了?他的心跳得都快出了腔子,脸红得发紫。再说郑灵公哈哈一笑,就好像火上加油,他跳了起来,跑到国君跟前,把手指头戳到郑灵公的碗里,蘸了一蘸,一边放在嘴里一咂,一边也来个哈哈笑,说:“我也尝到了。我的手指头到底是灵的。”说着就跑了。郑灵公气得呼呼响,骂着说:“简直不像话!敢欺负我?哼!你瞧着吧!”归生和别的大臣全跪下来,说:“他跟主公向来挺热呼,这回是太没有规矩了,可是他决不是成心失礼。请主公看在平日的情份上,原谅他吧!”郑灵公听了,只好恨在心里。大伙儿不欢而散。

    归生出了朝堂,心里很痛快。他和郑灵公的兄弟公子去疾向来挺好,有心要废去郑灵公,立公子去疾为国君。一来他没有这个胆量,二来公子宋和郑灵公挺亲密,归生不敢下手。今天一瞧公子宋和郑灵公闹翻了,他就打算借着公子宋的手去掐郑灵公的脖子。他又怕郑灵公和公子宋都有些小孩子脾气,今天吵、明天好,风声大、雨点小。他就把双方的火儿搧得旺些。他跑到公子宋的家里,把郑灵公犯脾气的事告诉了他,还加上一句,说:“主公一定要处治您,我直替您难受。”果然公子宋骂着说:“昏君自己失礼,还想处治我?”归生一瞧阴风起来了,他故意劝着说:“话虽如此,他究竟是国君,您多少得忍着点,明天去给他赔个礼吧。”公子宋哪儿能听这一套呐。

    第二天归生拉着公子宋去见郑灵公,郑灵公坐在那儿不言语,公子宋站在那儿来个“死鱼不张嘴儿”。归生直向公子宋做手势,公子宋只当没瞧见。归生只好替他向郑灵公说:“子公[公子宋,字子公]失礼,特意向主公赔礼来了。请主公饶了他吧!”说着又向郑灵公挤挤眼、努努嘴。郑灵公一看公子宋的样儿,就绷着脸,说:“哼!他怕得罪我吗?是我得罪了他吧!”一甩袖子进去了。

    公子宋出来对归生说:“他恨透了我了,也许还要杀我呐!俗话说得好,‘先下手为强’,还不如咱们先下手吧!”归生心里点着头,可不愿意把他自己搅在里头。对公子宋说的“咱们”这个口气可不感到兴趣。他要吃鱼,他可嫌腥。就替自己撇清,说:“自个儿养的鸡、养的狗,还舍不得杀呐!别说是国君了。这可万万使不得。”公子宋也是个机灵鬼,他立刻见风转舵,笑着说:“您别当真,我是说着玩儿呐!”归生一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倒凉了半截,脸上的神气显得挺特别。脸上不得劲儿,可把心事露出来了。

    第二天公子宋索性真不真、假不假地和别人瞎聊,说归生和公子去疾怎么怎么的,说他们黑天白天怎么怎么的。归生一听,可吓坏了,私底下对公子宋说:“您没有事胡说八道什么?您要我命是怎么着?”公子宋说:“您不向着我,就是成心叫我死。您既然叫我死,干脆我就叫您的命也搭在里头。”归生说:“您要怎么样?”公子宋睁圆了眼睛,狠狠地说:“他是个昏君。从分甲鱼羹这件事就能瞧出来了。您管理国家大事,就该出个主意。我说,咱们请公子去疾做国君,去归附晋国,郑国也可以太平几年。”归生急得哆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