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历史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有怨报怨           ★★★ 【字体:
【爱书坊】 有怨报怨
41有怨报怨

晋文公护送周襄王回去,接收了四座城回来以后,宋成公[宋襄公的儿子]打发公孙固跑到晋国来请救兵,说是楚国派成得臣带着陈、蔡、郑、许四国诸侯来攻打宋国。晋文公召集大臣们商量怎么办。将军先轸说:“楚是蛮族,老欺负中原。主公打算帮助中原诸侯,做个霸主,这可是时候了。”狐偃说:“曹国和卫国本来跟咱们有仇,新近又归附了楚国,咱们只要去征伐他们,楚国一定去救,宋国的围也能解了。”晋文公就答应公孙固的要求,叫他先回去,晋国的兵马随后就到。

    晋文公一早就看出要作中原霸主就得打败楚国,可是单靠晋国原来这点兵力是不够的。他把这个意思告诉了大家伙儿。赵衰出个主意,说:“依照厉来的规矩,大国能有三个军,中等国两个军,小国一个军。先君武公开始建立了一个军。献公扩充到两个军,合并了虞、虢等十多个小国,添了一千几百里土地。到现在难道晋国还不能算大国吗?咱们早就该有三个军了。”晋文公就扩充军队,很快地编成了上中下三个军。拜郤縠[hu二声]为中军大将,郤溱为中军副将;狐毛为上军大将,狐偃为上军副将;栾枝为下军大将,先轸为下军副将;赵衰、荀林父、魏犨等各有各的职位和官衔。队伍整齐,士气高涨。三军人马浩浩荡荡,杀奔曹国而来。

    他们虽说是去攻打曹国,可先向卫国借个道,说是要去征伐曹国。卫国的大夫元咺[xuan一声]对卫成公[卫文公燬的儿子]说:“先前晋公子重耳逃难到这儿,先君[指卫文公燬]不准他进城,已经结下了冤仇。如果这回再不借道,恐怕这冤仇越结越深。依我说,还是答应的好!”卫成公说:“咱们已经跟曹国一同归附了楚国,要是咱们借道给晋国,让他们去打曹国,这不是窝里反吗?咱们不答应晋国,还有楚国帮咱们,要是得罪了楚国,那可叫咱们去依靠谁呐?”他就不答应晋国的要求。

    晋文公一听卫国不借道,气上加气,就叫郤縠带领大队人马绕到南边渡过黄河先打卫国。他们到了五鹿城外那个地方,晋文公瞧见那棵大树,不由得触景生情,叹了一口气,说:“唉,这儿正是介子推大腿上割肉的地方!”说着掉下眼泪来,旁边的将士也觉得鼻子酸溜溜的。魏犨可没有那么些眼泪,他大声嚷嚷地说:“别唉声叹气了!大丈夫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先打进城,才是道理!”先轸也说:“对呀!咱们动手吧!”晋文公点了点头。

    先轸和魏犨带着兵马使劲地攻城。五鹿城哪儿抵挡得住呐?没有多大工夫,五鹿城给打下来了。先轸派人向晋文公报告。晋文公理着胡子得意洋洋地对狐偃说:“当初这儿的庄稼人给咱们一块土疙瘩,你还打哈哈,说这是咱们得到土地的先兆。如今得了五鹿城,可真应了你那句话了。”他就叫老将郤步扬镇守五鹿城,大军还是前进。没有多大工夫到了歛盂[歛lian三声;卫国的地名,在河北省濮阳县],大军驻扎下来。

    晋文公打发使臣去和齐国通好。这时候齐孝公已经死了,他的异母兄弟公子潘[齐桓公的儿子]刚即位,就是齐昭公。齐昭公不敢怠慢,亲自到歛盂来跟晋文公会盟。卫成公一听五鹿城丢了,已经后悔没借道给晋国,这会儿又听说齐国也去帮助晋国,连忙打发宁俞[就是宁武子]到晋国兵营里去求和,可是已经晚了。晋文公气冲冲地说:“卫国不但不肯借道,反倒归附蛮子,还像个中原诸侯吗?现在我早晚得踩平楚丘。他这时候才来讲和,可见不是出于真心。”晋文公是主张以怨报怨的,凡是得罪他的,他是很少不报复的。宁俞没法儿办,碰了一鼻子灰回去。

    宁俞回去报告了卫成公,这下儿可把卫成公急坏了。他知道晋国人就要打到楚丘来了。卫国凭什么去抵抗呐?一天到晚,老是提心吊胆。只要听见街上有人打架,或是有头驴在那儿叫,他就当作晋国的兵马到了。宁俞对他说:“晋侯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什么事全做得出来。咱们不如先躲一躲,然后再想法儿去托个人说说情吧!”卫成公也琢磨不出什么好主意来,只好嘱咐大夫元咺帮助他的兄弟叔武管理朝政,自己逃往襄牛[卫地,在河南省葵丘县西]去了,一面派人到楚国兵营里去求救。

    晋国的中军大将郤縠死在军中。晋文公因为先轸夺取五鹿有功,就拜他为中军大将,另外再派胥臣为下军副将,接替了先轸原来的职位。先轸率领中军,打下了楚丘。晋文公想灭了卫国,先轸反对说:“咱们原来是为了帮助宋国而来的,今天宋国的围还没解除,卫国倒先给咱们灭了。这怎么说得过去呐?扶助弱小的和有困难的诸侯,才是霸主的事业!咱们不如离开这儿,去打曹国。赶到楚国的救兵到这儿,咱们早已到了那边了,好叫楚国人扑个空。”

    晋文公就照先轸的话去围攻曹国。曹共公也是个宝贝儿。当初卫懿公喜欢仙鹤,拿大夫坐的篷儿车去装仙鹤,拉出来玩儿,已经够瞧的了。哪儿知道曹共公比他更进一步。他觉着仙鹤哪儿有美女风光呐?再说,才几十辆篷儿车又有什么意思呐?他拿了三百多辆大夫坐的篷儿车去给三百多个宫女坐。她们一出来,地面上满街是胭脂粉的香味。曹共公正在那儿乐得出神,晋国的兵马已经到了城外了。他只好把这股高兴劲儿收起来,召集大臣商议商议。

    大夫僖负羁说:“从前晋公子重耳逃难到这儿,受了咱们的气,这回他发兵来报仇,来势挺凶。咱们不如向他赔不是,求和,省得老百姓受罪。”曹共公说:“他不答应卫国求和,能答应咱们吗?”另外有一个大夫,他知道国君准不能听僖负羁的话,就说:“当初重耳逃到这儿,僖负羁偷偷地送他酒席。今天又说要去求和,他明明是个吃里爬外的奸贼。我说,先杀奸贼,再打敌人。”曹共公说:“得了。瞧他过去的功劳,免了他的死罪,革去他的官职吧!”说完,他就发兵去对敌。

    两国一开战,曹国就打败了。魏犨和颠颉在这一仗里非常卖力气。他们逮住了曹共公,献给晋文公。晋文公把他关在五鹿,打算逮住卫成公以后,一块儿治罪。

评:从重耳的表现来看,他确实是一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人。卫国再次拒绝了重耳借道的要求彻底惹恼了他,晋文公也是公仇私仇、新仇旧恨一块算,必欲将卫成公除之而后快。面对晋国的大军,卫成公确实没有办法,只能出逃,至于能否逃脱被重耳报复的命运就要看他的造化了。曹国亦是如此,曹共公连逃都没逃掉,直接被晋文公抓住,关在了五鹿。当然,晋楚间的争霸才是斗争的根源所在,晋伐卫、曹和楚伐宋不过是晋楚交兵的前奏而已,春秋开始进入一个晋楚争霸的时代。

    晋国的三军统帅某种程度上是晋国世家(世卿)政治的体现,从三军将领的更替中可以看出晋国政坛的联合、斗争、交替等等。晋文公在世时,他有足够的声望和能力掌控晋国,而三军统帅也基本是由他直接委任,所以三军统帅能够在他的领导下同心协力地作战。晋国的军队在此时可以说是一支不败之师,之后的城濮之战就证明了这点。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