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历史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立个坏的           ★★★ 【字体:
【爱书坊】 立个坏的
30 立个坏的

秦穆公的夫人穆姬是晋献公的女儿,太子申生的妹妹。她怕自己的父母之邦灭亡,天天催着秦穆公去帮帮晋国。秦穆公派公子縶去向晋公子重耳和夷吾吊唁。公子縶到了狄国,对重耳说:“丧事得赶快办,时机万不可失。公子您怎么不趁着机会打算打算呐?”重耳说:“父亲刚过世,做儿子的只感到悲痛,哪儿还敢有什么妄想,丢先人的脸。”他流着眼泪谢过使者和秦伯吊唁的好意,别的话什么也没说。公子縶接着到了梁国向夷吾去吊唁,跟他说了同样的话。夷吾没哭,他私底下对公子縶说:“敝国的大臣里克已经答应帮助我,我答应给他上等田地一百万亩。丕郑也答应帮助我,我答应给他七十万亩。要是你们的国君肯帮助我回到晋国去即位,我愿意把河外五座城作为谢礼。另外还有黄金四十镒[二十四两为一镒],洁白的玉佩六双,这些不敢奉给公子,只是送给公子左右的一点儿小意思罢了。”

    公子縶回去向秦穆公照实报告了。秦穆公说:“重耳是正派人,他心眼儿好。可是咱们该不该帮助他呐?”公子縶说:“为了秦国的利益,不如立个坏的。立了这种人做国君,他一定会把国家弄糟,咱们从中可以得到好处。”秦穆公同意公子縶的看法。同时,他又得到了一个消息,说齐桓公也答应立夷吾为国君。他就打发百里奚、公孙枝,带领兵马帮助夷吾回到晋国去。

    他们到了晋国,可巧齐桓公也派隰朋带领着诸侯的兵马到了,就共同立夷吾为国君,就是晋惠公。晋惠公夷吾谢了秦国和齐国的将士,打发他们回去。公孙枝可留在那儿,预备接收河外那五座城。晋惠公对大臣们说:“当初为了不能回来,晋国的土地还是别人的,所以我做了人情。如今我已经做了国君,怎么能把自个儿的土地白白送给人家呐?”大臣里克说:“主公刚即位,不可失信。”大将郤芮[xi四声rui四声]奉承新君,反对里克,说:“话可不能这么说呀!先君千辛万苦,南征北战,才得到几座城。现在一送,就是五座!晋国能送几回呀?”郤芮一派的人都说:“咱们自己的土地说什么也不能送!”里克说:“既然知道不能送,当初为什么许人家呐?”晋惠公说:“有什么两全的办法没有?”里克还想再说下去,丕郑在后边直拉他。他只好不说了。晋惠公给秦穆公写了一封信,大意说:“我本来打算把城交给您,可是大臣们都不同意,我一时也没有办法。请您把这件事儿先搁一搁,以后再说吧!”写好了信,他派丕郑到秦国去。

    秦穆公着了那封信,很生气地说:“夷吾这小子忘恩负义,说了不算,简直不配当国君!”丕郑私底下对秦穆公说:“晋国人都愿意立公子重耳当国君。您立了夷吾,都挺失望的。这回他跟您失信,全是吕省和郤芮的主意。请您照顾晋国的老百姓,再出个主意。”秦穆公点了点头,写了一封回信,打发大夫泠至[泠ling二声]跟着丕郑到晋国去。

    丕郑带着泠至到了晋国的边界,就听说里克给晋惠公夷吾杀了。丕郑一想:“里克杀了奚齐和卓子,夷吾这才作了国君。按说里克的功劳可不小哇。怎么反倒给他杀了呐?”心里起了疑,不敢进城。可巧在城外碰见了大夫共华,丕郑就好比半夜里迷路的人瞧见了灯光似地急忙拉住他的手,详细问他国内的事。共华说:“那天里克反对主公和吕省、郤芮,分明是说公道话。他们可把他看成是公子重耳的一党,说他成心反对国君。主公就命令郤芮把里克杀了。”丕郑问:“凭什么罪名呐?”共华一边撇嘴,一边说:“凭什么!他说,‘没有你,我做不了国君,我不能忘了你的功劳;可是你杀了两个国君,一个大夫,现在我做你的国君也太不容易了!’这就是里克的罪名。”丕郑愣了一愣,说:“他杀了里克,咱们也跑不了。我还是逃到秦国去吧!”共华很天真地说:“这倒用不着。站在里克这边的人多着呐!可是国君只杀了一个里克,别人全没有事。您要是不回去,反倒叫他们把您看成是公子重耳的一党了。”丕郑只好硬着头皮,带着秦国的使臣泠至,回到朝廷。泠至把那封回信呈上去,晋惠公一瞧,上面写的大意是:

    秦晋二国,本是亲戚。城在晋国如在秦国。贵国大臣不愿交城,正是他们的忠心,我也不愿辜负他们的好意。但愿贵国上下一心,好自为之,于我亦有光荣。贵国大夫吕省、郤芮,才能出众,令人钦佩。可否请他们二位来敝国一行,以便请教一二。

    晋惠公就打算叫那两位大夫到秦国去。郤芮私下里对吕省说:“秦国待咱们太好了。我想不能这样。里克和丕郑原来是一党。咱们杀了里克,他还能跟咱们合得来吗?这里头准有鬼。咱们得留点神。”他们俩就把这个意思偷偷地告诉了晋惠公。晋惠公也疑心起来了。一面打发泠至先回去,对他说:“敝国现在还没安定下来,过几天等我们这两个大夫一有空儿,就去拜访贵国。”一面叫吕省和郤芮监视着丕郑。

    丕郑原来是向着公子重耳的。这回又看到晋惠公夷吾杀害大臣,就更恨他了。他偷偷地约了八位大臣,暗地里商量着要轰走夷吾去迎接公子重耳。有一天,丕郑正要睡觉的时候,有个将军叫屠岸夷的[屠岸,姓;夷,名]来叫门,说是有重要的事情来求见大夫。丕郑叫人对他说:“睡了,有话明儿再说。”屠岸夷不走,差不多快到半夜了,还在门口站着。丕郑只好把他让进来。屠岸夷一瞧见丕郑,就跪下,说:“大夫救救我!”丕郑问他什么事。他说:“新君怪我当初帮助里克杀了卓子,现在他要杀我了!”丕郑说:“你怎么不去找吕省、郤芮他们呐?”屠岸夷说:“唉!别提了!杀里克的还不是他们吗?现在主公要杀我也是他们的主意。我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还说得上去找他们呐?”丕郑不信。他琢磨着:“说不定他是吕省他们派来套我的话呐!”他就说:“你说怎么办?”屠岸夷站起来,说:“晋国的人哪一个不向着公子重耳!就拿秦国来说吧,因为夷吾说了不算,也想立公子重耳。要是您能写上一封信,我立刻就到公子重耳那边去,请他会合秦国和狄人的兵马打进来。咱们在里头会合公子重耳和太子申生的一批大臣,里外夹攻。先砍了吕省和郤芮两个狗头,再把夷吾轰出去、立公子重耳为国君。这是上合天意,下合民心的大事。大夫您要是能这样办,不但救了我的命,也救了晋国人的命啊!”丕郑冷笑了一声,说:“喝!你倒说得好听!这是谁教给你的?你们想想我能信吗?”屠岸夷受了委屈,立刻咬破中指,鲜血直流,对天起誓,说:“老天爷在上,我要是三心二意,叫我不得好死。”弄得丕郑不得不信,就对他说:“好!明儿晚上三更天再来商量吧!”

    到了第二天晚上,屠岸夷很小心地又到了丕郑家里。到会的一共有十位大臣。大家伙儿商量好了,写了一封公信。丕郑、共华、屠岸夷……等十位大臣全都签了字。丕郑把信交给屠岸夷,嘱咐他千万小心,赶快去送给公子重耳。屠岸夷恭恭敬敬地把那封信藏在贴身的地方,向大家伙儿拱了拱手,连夜动身走了。大家伙儿见了屠岸夷这么热心,全挺满意。回家没睡多大一会儿,就是上朝的时候了。他们好像没有事似地到了朝房,和吕省、郤芮他们还像平常似地敷衍着。没有多大工夫,晋惠公上殿了。大臣们行了礼。晋惠公就问丕郑:“你们为什么要去迎接公子重耳?”丕郑一听,可就愣了,一想:“糟了!”郤芮大声地说:“你们做的好事,哼!”说着就掏出那封信来,把里边签字的人一个一个地全念出来,就是没念着屠岸夷。九位反对夷吾的大臣全都一网打尽。武士们把那九位大臣全杀了。就为了这件事,屠岸夷升了官,得了赏。

    丕郑的儿子丕豹得到了这个消息,连忙跑到秦国向秦穆公哭着告诉夷吾乱杀大臣的惨劲儿,还求他去征伐晋国。秦穆公一面安慰着丕豹,一面问大臣们:“这事该怎么办?”蹇叔说:“咱们可不能单听丕豹这两句话就去打晋国。”百里奚说:“夷吾这么下去,晋国人一定不服,也许要出事。到那时候,咱们再打过去也不迟。”秦穆公就把丕豹留下,拜他为大夫,一边等着合适的时候去攻打晋国。

    那些反对夷吾的大臣,杀的杀,跑的跑,夷吾的国君还真给他做下去了。可是接连着年成都不好,老百姓没有法子活下去。到了第四年,就是公元前647年,晋国闹着从来没见过的大灾荒,什么庄稼都没有收成,国内眼看着要乱了。秦国要打晋国,这可是个时候了。

评:一个国家选接班人的重要性和政治斗争的残酷性都可以在这个故事中看到。夷吾在国家混乱之际,当机立断,联合各方势力,即位成为晋惠公,之后以雷厉的手段,诛杀了反对他的大臣,可见他是有着相当的政治能力的,尤其体现在政治内斗上。可惜他不讲信义,任用的亲信大臣多精于内斗而缺少治国才干,又大量的诛杀、逼跑正直的大臣,再加上天灾,晋国的混乱确实可以预见。里克、丕郑在这次斗争中还是稚嫩了些,最后功败身亡更多的还是体现出政治斗争的残酷性,而再一次体现了政治站队的重要性。

    前面已经说过,秦穆公确实配为春秋时的一位霸主。但是由于强大的晋国一直横亘于秦国的东方,使得秦穆公一直缺少号令诸侯的霸主之实。且看秦晋之间的争斗。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