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历史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害死妹夫           ★★★ 【字体:
【爱书坊】 害死妹夫
14 害死妹夫

齐襄公为什么要这么殷勤地招待鲁桓公和夫人文姜呐?原来是这么回事:齐僖公有两个闺女,大的叫宣姜,挺漂亮,她就是当初嫁给卫宣公,生了公子寿和公子朔,杀害急子的那个女人;小的叫文姜,比她姐姐更漂亮。不光好看,还博古通今,挺有才气,就起名叫文姜。文姜有个哥哥,叫诸儿,也是个美男子。他们不是一个妈养的,可都是齐僖公的亲生儿女。两个人怎么要好,究竟是兄妹。公元前709年(就是公子翚刺死鲁隐公的第三年),公子翚给鲁桓公做媒,要娶文姜。齐僖公为着郑国的公子忽不答应这门亲事,就答应了公子翚,把文姜许给鲁桓公,订的是九月里娶。

    日子一天天过去,文姜出门子的日子到了。公子翚上齐国来迎亲,齐僖公答应他自己送去。诸儿对他父亲说:“妹妹出门子,咱们一定得有亲人送去才好。父亲事儿多,抽不开身,还是我替您去吧。”齐僖公说:“我已经答应人家了。你还是好好儿在家吧。”诸儿没有什么说的,只好垂头丧气地退出去。赶到文姜临走,诸儿挨到车马旁边,两个人说了几句私情话,就分了手。

    诸儿和文姜一直盼着见面。一直盼了十五个年头,鲁桓公才带着文姜到齐国来。当初的诸儿就是现在的齐襄公,他一见文姜来了,就把打郑国的事儿搁下,挺殷勤地招待他的妹妹和妹夫。宫女们把这位姑奶奶迎到宫里去。齐襄公早给她安排下了一间屋子,当天晚上就在那儿歇了。早上太阳晒了老半天,鲁桓公还没见文姜回来,自然就犯了疑心。他叫人去打听,才知道兄妹俩原来是在一块儿。气得他脸发青,心火儿直往上撞。正气着呐,文姜回来了。鲁桓公气冲冲地问她:“昨天晚上你为什么不回来?”文姜说:“跟宫女们多喝了几盅,醉了,不便出来。”鲁桓公又逼一句:“你睡在哪儿?”文姜心里一急,眉毛一挑,说:“怎么着?宫里连个过夜的地方都没有?”鲁桓公不再说话,只是连连冷笑。文姜看着这情形,知道再说也没有用了,就撒开了赖,哭哭啼啼骂鲁桓公败坏她的名声。鲁桓公身在齐国,又不好说出来,只好忍气吞声地打发人去向齐襄公辞行。

    齐襄公自己也放心不下,就派个心腹去打听。那个人回来把两口子拌嘴的事这么一说,凑巧鲁桓公派来告辞的人也到了。齐襄公一想:“糟了!”他就一死儿地留妹夫多玩儿一天,约他上牛山[在山东省临淄县南]逛逛去。

    齐襄公在牛山大摆酒席,大臣们一个一个地向鲁桓公敬酒。鲁桓公一肚子的气正没有地方出,就一个劲儿地喝开了。喝得差不多了,齐襄公叫公子彭生扶着他上车,送他回公馆,嘱咐他“留神抱着”。公子彭生在车里抱着醉了的鲁桓公。公子彭生是个大力士,两根胳膊就跟铁棍似的。到了半路上,一使劲,就把鲁桓公的肋条全弄折了。

    他对大伙儿说:“哎呀!姑爷中了酒疯了!”大伙儿心里明白,分头去告诉齐襄公和文姜。文姜又哭又闹,直要死在齐国。齐襄公赶紧把死人落了棺材,一边通知鲁国派人来接灵。

    鲁国的大臣们得了这个信儿,一个个气得要命,想跟齐国打仗。谋士施伯说:“家丑不可外扬,再说咱们是弱国,齐是强国,打起来也不准赢得了。还不如先忍一忍,只要齐国办了公子彭生,也就算了。”鲁国就这么跟齐国打交道。齐襄公知道自己理亏,就拿“伺候不周”的罪名办了公子彭生,两国还跟从前一样。天大的事就这么马马虎虎地了啦。单苦了公子彭生。他不光白当了差,还赔上一条命。知道这事的人也有替他叫屈的。 

评:文姜和诸儿之间的兄妹乱伦在中国历史上可以算是一段有名的风流韵事。及至齐襄公为了私情将鲁桓公杀死,更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事件。齐僖公为了将文姜和诸儿分开,将文姜远嫁鲁国,也算是用心良苦;但是事与愿违,他死后,两人旧情复燃,惹出这许多大事。感情上的问题有时是不能用理性来分析的,所以说“冲动是魔鬼”。这句话联系上政治,魔鬼造成的破坏就更被放大了。所以政治家有时也是很心酸的,为了成为一个优秀的政治家,有时必须抑制住滥用权力的冲动。所以今日有些官员滥用权力、贪污腐败、包养情人,这也是人性的一种体现,你不可能指望人人都像圣人一样能抑制住人性中黑暗的一面。所以怎样从制度上防止此类事件的发生才是关键,完全指望靠说教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是不靠谱的。另一方面,这件事也更体现出了自控和自律这种优秀品质的难得和重要性。当然这句话不仅是对政治家而言的,对我们所有人都是适用的,只不过违背它造成的结果大小有所不同罢了。

    当然文姜也确实一个才女,而且有一定的政治能力。如果把这件事情放到国外的话,也许就只是一段风流韵事罢了,不会像在中国这样引人注目。诗经上有几首诗都是描绘有关文姜的事情的,非常有意思,附录如下,感兴趣的朋友不妨读一读、学习一下。

《诗经·郑风·有女同车》: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诗经·齐风·猗嗟》

  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抑若扬兮,美目扬兮。巧趋跄兮,射则臧兮。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仪既成兮,终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猗嗟娈兮!清扬婉兮。舞则选兮,射则贯兮。四矢反兮,以御乱兮。

《齐风·南山》

  南山崔崔,雄狐绥绥。鲁道有荡,齐子由归,既曰归止,曷又怀止!

  葛屦五两,冠緌双止。鲁道有荡,齐子庸止。既曰庸止,曷又从止!

  蓺麻如之何?衡从其亩。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曰告止,曷又鞠止!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极止!

《齐风·敝笱》

  敝笱在梁,其鱼鲂鳏。齐子归止,其从如云。

  敝笱在梁,其鱼鲂鱮。齐子归止,其从如雨。

  敝笱在梁,其鱼唯唯。齐子归止,其从如水。

《齐风·载驱》

  载驱薄薄,簟笰朱鞹。鲁道有荡,齐子发夕。

  四骊济济,垂辔濔濔。鲁道有荡,齐子岂弟。

  汶水汤汤,行人彭彭。鲁道有荡,齐子翱翔。

  汶水滔滔,行人儦儦,鲁道有荡,齐子游敖。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