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历史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过河拆桥           ★★★ 【字体:
【爱书坊】 过河拆桥
11过河拆桥

公元前701年(周桓王19年,郑庄公43年,宋庄公9年),郑庄公得了重病。他对祭足说:“我有十个儿子,从子忽数起,子突、子仪、子亹[wei三声]都差不多。我这么仔细瞧着,还是子突能耐顶大。我想传位给他。你说呐?”祭足说:“君位按说就该传给大儿子。再说公子忽又立过好几回功。他上天王那儿当过抵押,又帮着齐侯打退过北戎[也叫山戎,是杂居在中原的部族]。齐侯挺看重他,还想把女儿许配给他。他在诸侯中间也有点名气,怎么可以把他废了呐?”郑庄公说:“要是子忽当了国君,子突准不服气,怎么办?”祭足说:“先把子突送到别国去,省得他来争夺君位。可是不知道送到哪一国才好?”郑庄公咳嗽了一阵子,说:“就送到宋国去吧。宋国是他姥姥家。再说宋公冯又受过咱们的好处,没有不依的。”他又叹着气,说:“唉,往后郑国太平不了啦。”

    祭足退出来,耳朵里还听见郑庄公在叹气:“唉,往后郑国太平不了啦!”他知道郑庄公有先见之明,那句话大概是指着子突将来要抢子忽的君位说的。他老想着子忽不该回绝齐国的亲事。齐僖公看上了子忽,想把他的女儿文姜许配给他。屡次三番地托人做媒,可是子忽坚决回绝了。他不答应,理由倒挺足的,什么“郑是小国,齐是大国,门不当,户不对,不能高攀”,什么“大丈夫应该自立,不能借着亲事靠别人”。依祭足说,他太不懂世故人情了,抓住大国的一条裙带要比多一支兵马还强呐!祭足是子忽的一派,就直替他担心。

    郑庄公去世以后,祭足立公子忽为国君,就是郑昭公。郑昭公打发使臣上各国去聘问。这是新君即位联络联络的意思。他派祭足上宋国,顺便探听探听子突的动静。子忽和祭足顶不放心的就是子突。祭足到了宋国,见了宋庄公,还没说话,就给武士们绑上了。他叫唤着说:“我犯了什么罪呀?”宋庄公说:“慢慢地告诉你吧。”他们就把祭足关起来。

    到了晚上,太宰华督来瞧他,还带了点酒菜,算是来给他压惊的。祭足问他为什么关他。华督说:“你还不知道宋国是子突的姥姥家吗?他一到这儿,他姥姥雍家就央告我们主公出来帮助子突。这会儿我们主公要你把子忽废了,立子突为国君。”祭足说:“这从哪儿说起?他是先君立的,我要把他废了,不是叫天下人笑话,派我的不是吗?”华督说:“你可太傻了。谋君篡位的事有的是。有势力就行,谁还敢说谁?鲁国公子轨不也是这么得着君位的吗?你再瞧我们主公,不也是这个样的吗?你能大着胆子干就行!天塌下来有宋公接着,怕什么!”祭足急得直皱眉头子,答应也不好,不答应也不好。华督逼着说:“要是你不答应,宋公先杀了你,再叫大将南宫长万[南宫姓;长万名]护送着子突打进郑国去。到那会儿你早埋在地底下,后悔也来不及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瞧你还是依了吧。”祭足给他逼得没有法子,自己豁着一死也不能保住子忽的君位,就答应了。两个人对天起誓,谁也不能说了不算数。

    第二天宋庄公叫子突进去,挺关心地对他说:“你们新君打发使臣来,托我把你杀了。还答应谢我三座城。我可没有这份儿狠心,这才特意告诉你,你得想个法子。”子突跪着说:“我的命都在您手里。要是您给我出个主意,任什么我都依,哪儿光是三座城呐?”宋庄公说:“你要回郑国,少不了祭足。咱们商量着办吧。”他就把祭足、华督一块儿叫进去。宋庄公说得挺好听,说什么他本来不想帮助子突,为的是当初郑庄公待他挺不错的,再说子突也挺有出息,他这才不能不给子突出主意。话呐,可得先说在头里,省得将来后悔。他也不图什么谢礼,只要子突给他三座城,一百对白璧,一万两黄金,另外年年再给他两万石谷子就行了。子突一心想回国,老老实实地都答应下来了。宋庄公是个“规矩人”,办事不马虎,叫子突和祭足落个笔迹,签字画押。又怕子突和祭足不一条心,郑国太平不了,就叫子突答应把郑国的大权交给祭足,又叫祭足把闺女许配给宋雍氏的儿子雍纠,再拜雍纠当郑国的大夫。这么敲钉转脚地都说妥了,才叫子突跟着祭足私下里回到郑国去。

    祭足回到郑国,躲在家里装病。大臣们都上他家去问候。他们一见祭足不像有病,就问他:“听说您病了?”他说:“倒不是我有病,是咱们国家病了!先君把子突托付给宋公。这会儿宋公叫南宫长万当大将率领大军护送子突回来,眼看就打进来了。怎么办?”大臣们听了这话,你瞪着我、我瞪着你,都说不出话来。祭足又说:“要想宋国兵马退回去,只要立子突当国君这一个办法。好在他早就在这儿了。咱们大伙儿商量商量吧。”高渠弥原来是子亹一派的,素来跟子忽不对劲儿。他倒不是真心要帮助子突,可是先废了子忽也不错。这会儿他挺坚决地按着宝剑,说:“这是咱们国家的造化。我们愿意拜见新君。”大伙儿当他早就跟祭足约定了,就有七八分害怕,又瞧见屋子角落里都是武士,就怕到十分了,缩着脑袋,都依了他。祭足当下请出子突跟大臣们见面。他又拿出预先写好了的一个奏章,叫大臣们签了字,再送去给子忽。奏章上写着:“宋国出兵护送子突进来,我们没有别的法子可想,只好请主公退位。”祭足又偷偷地对子忽说:“请主公暂时退避一下,将来瞧准了时候,我一定来接您。这是实话,决不失信。”子忽想着一个巴掌拍不响,就上卫国躲着去了。随后,祭足立子突为国君,就是郑厉公。

    郑厉公刚即位,宋庄公就打发人来给他道喜,还提醒他要他说话算数,把当初许下的东西交出来。郑厉公对祭足说:“当初急着回国,他要什么我都答应了。这会儿要是真地照办,郑国的库房眼看就要空了。再说断送三个城,也叫人瞅着笑话。”祭足说:“黄金、白玉,多少先送点去,跟他们说:往后再补上。三个城是郑国的土地,不好做人情,改送粮食吧。”他们就这么办了。宋庄公是“好了疤拉忘了疼”,早已把郑庄公待他的好处忘了,一见才这么一点谢礼,气就上来了。他满心当子突多有出息,没想到他当了国君,这么舍不得给,怎么不叫人替他可惜呐!他立刻逼着郑国交割三座城。黄金、白玉、粮食,也得照数补足。他说他倒不是贪图财物,为的是要子突说话算话,做事学着大方点儿!这么来来去去地折腾了好几回。郑国还托鲁桓公转弯说情。鲁桓公真卖力气,直给郑国讲价,当面跟宋庄公说了好多回。到了儿,宋庄公不光不给面子,反倒跟鲁桓公说:“这是我跟子突的事,别人管不着。”鲁桓公跟他气得翻了脸,上郑国约子突一块儿去打宋国。

    宋庄公听见鲁国和郑国的兵马都打进来了,吓了一大跳。马上把大臣们叫到一块儿,商量怎么样去对付。公子御说[yue四声]说:“打仗虽说要讲兵力,也得看有理没理。早先郑伯一片好心收留了主公,又护送主公回国,还约会了诸侯正式确定主公的君位。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