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危机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朴正熙血溅宫井洞           ★★★ 【字体:
【爱书坊】 朴正熙血溅宫井洞

1979年10月26日这一天,南朝鲜首都汉城,天高云淡,秋风送爽。

  由于已是深秋,天黑得比较早,偌大的汉城早已闪烁起万家灯火。总统府所在地青瓦台,更是灯火辉煌。

  朴正熙总统一行抵达情报部宫井洞宴会厅的时候,墙上的挂钟正好指着18点零5分。

  出来迎接朴正熙的,是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和总统府秘书长金桂元。

  寒暄之后,几个人同时进了餐厅。朴正熙很喜欢这个地方。这是一座两层楼的建筑物,外面围墙约3米高,顶端是白色锋利箭头和金属栏杆,墙外戒备森严。园内花木繁茂,中间还有一个绿波荡漾的养鱼池。一切都很安静,服务人员连走路都是蹑手蹑脚的,不敢发出半点声响。朴正熙每次各地巡视归来,总要来这儿吃喝玩乐,以消除疲劳。

  朴正熙今天在来宫井洞之前,实在没有痛快过。清晨,他离开青瓦台,前往忠清南道唐津郡,出席插桥湖落成典礼,为防潮堤剪彩。典礼搞得热烈而隆重,宾客很多,对朴正熙来说,不过是一种形式,一种象征性的行动罢了。他心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奋。接着就是参加插桥湖纪念塔揭幕式。开始,朴正熙面带微笑,电视台的摄像机对准了他。当他拽动揭幕的绳索时,偏偏纪念塔上的罩布仅仅揭开了一半,真让人扫兴。朴正熙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于是,他匆匆地和参加揭幕式的官员和议员一一握手,便乘直升飞机离开了现场。

  朴正熙乘直升飞机飞往道高温泉观光宾馆,打算在那里吃顿午饭。不料直升飞机在宾馆的前院降落时,又无辜地伤害了一条生命。原来这温泉观光宾馆是个避暑旅游胜地,宾馆为增添野趣,饲养了一些驯良可爱的动物,以供旅游者逗趣玩赏。当朴正熙的直升飞机降落时,发现发动机的巨大噪声和螺旋桨卷起的狂风,使一只从未见过这种“怪物”的獐子惊恐万状。它狂蹦乱跳,左冲右突,最后跌撞而死,看来怪可怜的。宾馆负责人再三向朴正熙道歉。朴正熙虽说没什么责备,但心里总有些不愉快。

  就在朴正熙吃完午饭将要离开时,第三个事故又发生了:直升飞机出了故障。驾驶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排除了故障,但终归是耽误了朴正熙归途的时间。

  接二连三的不祥之兆,使相信迷信的人认为,今天对于朴正熙来说,恐怕不是个好日子。

  朴正熙一行于13点30分抵达青瓦台,到这时,他的心情才稍为轻松一些,总算是平安地回到他的官邸了。

  朴正熙哪里料到自己已死到临头!下午16点钟,总统警卫室长车智澈给金载圭打电话说:“您是金部长吗?今晚总统阁下要在宫井洞餐厅和您共进晚餐,望您准备一下。”金载圭一听大喜,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个刺杀朴正熙的计划已在他脑子里迅速形成。

  金载圭为什么要刺杀朴正熙呢?这事说来话长。这金载圭和车智澈一样,都是朴正熙的亲信。54岁的金载圭精明能干,一生大部分时间干情报工作,被认为是情报专家。他和朴正熙既是同乡,又是同学,关系非同一般。

  到军中服役后,他始终追随朴正熙。朴正熙上台后,把他看成左膀右臂,对他委以重任。1968年至1971年,他任命金载圭为陆军保安司令。1976年又让他出任中央情报部部长。

  金载圭主持中央情报部后,由于情报部名声很臭,他尽量限制它的过分活动。他自己也不像前几任部长那样飞扬跋扈,横行霸道,而是尽量少出头露面。据说,当时美国政府对朴正熙越来越不满,乃至失去了最后的信心,美国中央情报局向金载圭透露了美国政府的不满,但对金载圭的政绩却表示赞扬。

  金载圭仗着有美国支持,便有恃无恐,开始抑制朴正熙的内外政策。金载圭代表了朴正熙集团内部“稳健派”的主张,强调从修补现行政策着手,采取较温和的方法,缓和内外的不满和反抗。金载圭自恃与朴正熙是老同乡、老同学、老战友,因而坦率直言,慷慨陈词,结果引起了朴正熙的猜忌和不满。从此,金载圭的地位逐渐为车智澈取代,总统侍从室开始凌驾于情报部和军队之上。车智澈成为地地道道的南朝鲜第二号人物,朴正熙的接班人。

  车智澈其实是个不学无术的大老粗,小学毕业后再没受过教育,也没有政治经验。但他有一手好枪法,被朴正熙看中,从1974年8月起任总统警卫室长。不管是在公开场合还是秘密场所,这个剃着光头的彪形大汉总是紧随朴正熙身后,形影不离。车智澈4年效忠的结果,换来了朴正熙的格外宠爱和绝对信任。这一来,车智澈已不满足于只当那有职无权的“家奴”了。他下决心插足政治,锄掉朴正熙身边的重臣。

  车智澈先把当了8年总统府秘书长的金正濂赶出青瓦台总统府,又控制了守卫部队和空降兵特种部队,还把陆军总参谋长郑升和管辖的首都警备队的指挥权夺了过来。郑升和虽身为陆军总参谋长,却调不动汉城部队的一兵一卒。眼下,最后一个对手金载圭也不受朴正熙信任了,而车智澈则是无事不管,无事不问,把政策建议和人事任免大权抓在自己的手中。任何人要见朴正熙都要通过他。即使是总统府秘书长金桂元,不经他准许,也见不到朴正熙。金载圭就更不用说了。

  三天前,即10月26日,金载圭获悉准确情报,南朝鲜五大城市29日将掀起比16日示威游行规模更大的反朴正熙浪潮。16日那天,釜山市工人、学生、职员和市民的示威游行队伍袭击市政厅和执政党党部,捣毁了警察所,烧毁警车,还用自制枪支、燃烧瓶攻击军警。金载圭明白,比16日示威游行规模更大意味着什么,于是驱车直奔青瓦台向朴正熙汇报。不料被车智澈挡了回去,说:“对不起,总统没有传见你,我不能让你进去。”

  金载圭历来不把车智澈放在眼里,但事关重大,只好强压怒火,说:“你立刻去通报总统阁下,我有重要情报。”车智澈鄙夷地说:“过时的情报吧?”

  金载圭拔脚就往里冲,正在这时,车智澈的身后传来了朴正熙的斥责声:“成何体统,都跟我进去说!”进到屋里,朴正熙阴沉着脸问他:“什么事啊?”

  金载圭报告说:“总统阁下,有情报证实:10月29日全国五大城市可能发生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朴正熙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有什么措施、方案啊?”

  金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