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危机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十一名部长被绑架           ★★★ 【字体:
【爱书坊】 十一名部长被绑架

1975 年12 月21 日,这是圣诞节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呈现出欢乐的节日气氛。贯穿市区的多瑙河上,满载外国游客的豪华游艇在来回穿梭。大小商店门口,摆放着挂满五颜六色彩灯的小松树。十字街头,伫立着三五个民间提琴手,演奏着悦耳的节日乐曲,俨然成了这座音乐之都的一大景观。

  然而,坐落在卡尔吕格环城大道10 号的乳白色大厦里,却充满着别样的紧张气氛。这座大厦是石油输出国组织(简称欧佩克)总部所在地,该组织的11 个成员国的石油部长正在大厦会议厅里举行例会。

  欧佩克成立于1960 年9 月,总部在1965 年从日内瓦迁至维也纳。它的任务是协调和统一各成员国的石油政策,并确定以最适宜的手段来维护他们的共同利益。欧佩克自成立以来,为稳定石油市场作了许多努力。它每一次例会,都会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因为这关系到“黑色金子”——石油的产量和价格。

  中午11 点40 分,大厦会议厅内,石油部长们正在为石油差价争得面红耳赤,唇枪舌剑,吵得不可开交。但随着中午的临近,会议也该准备休息了。

  就在这时,有五男一女说说笑笑地向欧佩克大厦走来。他们衣著入时,提着阿迪达斯运动包,边走边大喊大叫,并不时唱起祝愿世界和平的歌曲来。

  这座大厦是石油输出国组织、德士古石油公司以及加拿大使馆三家合用的,门口只孤零零地站着一个警察,见这6 个人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便放他们进去了。

  路透社驻维也纳分社社长西德尼·韦兰德,正在大厅内与一位美联社记者聊天,见这伙人皮肤黝黑,就开玩笑地说:“瞧!安哥拉代表团来了。”

  近来有人说,安哥拉正准备加入欧佩克。

  这帮人没有理睬两位记者,径直奔向二楼。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男子,头戴贝雷帽,身着军大衣,一脸横肉,鹰钩鼻子,两腮长满大胡子。一上二楼,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是电话总机室。接线员黑勒小姐挺有礼貌地问:“你们好!

  有事吗?”那6 个陌生人中的瘦高个男人迎上来问:“会议厅在哪里?”黑勒小姐朝右边指了指:“拐过弯就是。”话音刚落,瘦高个就呼地从运动包里掏出一支冲锋枪,朝电话交换台就是一梭子,整个电话线路就此中断。总机小姐尖叫一声,一下子钻到桌子底下,周身颤抖着。大胡子和其他人也掏出了冲锋枪。

  原来这帮人是一群恐怖分子。

  在会议厅休息室里,有两名奥地利警卫,一位是扬达警官,一位是蒂希勒警官。他们见这帮持枪者闯了进来,情知不妙。蒂希勒冲上去阻拦,一把抓住大胡子的冲锋枪管,但大胡子猛地一掀,从他手里挣脱出来,直扑会议厅。跟在大胡子后面的女歹徒,用英语问:“你是警察吗?”蒂希勒刚说是,她就朝他开了一枪,子弹击中他的颈部。接着她把受伤的蒂希勒拖进电梯,将电梯开往底层。扬达警官也被其他歹徒缴了械,一脚将他蹬倒在隔壁一间办公室的地板上。

  站在会议厅门口的伊拉克驻石油输出昆组织代表团的安全官员阿里·哈法利试图拦住这帮人,结果被女歹徒一枪打死。

  大胡子手一挥,两个恐怖分子留守门口,女歹徒冲进隔壁一间办公室,大胡子自己则带着两个人破门而入。

  顿时,会议厅里响起一阵轻脆的枪声。所有的吊灯全被击得粉碎,天花板上留下蜂窝状的枪眼。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把与会者吓懵了。尖叫声、祈祷声和桌椅的翻倒声响成一片。平素道貌岸然的部长、大臣们,全都“唰”地一下钻到桌子底下,吓得浑身打哆嗦。女秘书尖叫着蜷缩在墙角屋边,一动也不敢动。只有利比亚代表团的工作人员尤素福,勇敢地奋起反抗,他一个箭步把大胡子撞倒在地,夺过大胡子手中的冲锋枪,但尤素福似乎不会开这种枪,大胡子乘机从怀中掏出一把小手枪,朝尤素福连开6 枪,将他打死。

  与此同时,倒在隔壁办公室的扬达警官挣扎着爬起来,向警察总部打电话报告,“我是扬达警官,石油输出国组织总部遭暴徒袭击,他们用的是冲锋枪。”仿佛在印证扬达警官的话似的,大胡子打死那个利比亚人的枪声此刻也传进了话筒。

  大胡子端着冲锋枪,大吼一声:“全都给我趴在地板上,不准出声!”

  人们乖乖地趴在满是散落的文件的地板上,连大气也不敢出,大厅内顿时鸦雀无声。

  大胡子用带有外国腔的阿拉伯语喊道:“尤素福,把炸药准备好!”那两个恐怖分子立刻从运动包内掏出一捆捆炸药、雷管、导火索,然后,将炸药置放在厅内四角,并横七竖八地拉起一道又一道的导火线。庄严的会议厅变成了一触即发的火药库。

  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阵激烈的枪声。原来是维也纳的防暴突击队在接到扬达的报告后赶到了现场。这支8 人突击队,头戴铜盔,身穿避弹衣,手执冲锋枪,在11 点50 分,即接报后仅5 分钟,就冲到欧佩克大厦的一楼门厅。3 名突击队员在同伴的掩护下,冒着恐怖分子雨点般的子弹,沿楼梯冲上二楼。守在会议厅大门的两名恐怖分子顽强抵抗着,激战中,一名恐怖分子负伤,另一名赶紧扔出几颗手榴弹,将一名突击队员炸伤。楼梯炸了个大洞,进攻受阻,而恐怖分子又以会议厅内人质安全相威胁,防暴队只好暂停攻击,十几分钟的战斗就此结束。

  停火后,大胡子返回会议厅,怒气冲冲地问:“谁是亚马尼?”

  正在默诵《古兰经》经文的沙特阿拉伯石油大臣亚马尼大吃一惊:这伙人是冲着我来的。肯定是那些抗议油价上涨的欧洲人,找我们这些负责油价的人报仇来了。他越想越害怕,把头紧紧地贴在地板上。躺在亚马尼身边的加蓬石油部长怜悯地朝他看了一眼。

  一名恐怖分子开始仔细端详着每一个躲在桌子底下人的面孔。当他的目光与亚马尼惊恐的目光相遇时,他嘲讽地“啪”地立正,对亚马尼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转身告诉大胡子:他找到亚马尼了。

  大胡子走过来,一把将亚马尼拽起来,推到一边,接着命令部下将人质分成三组:一是“罪犯小组”,包括沙特阿拉伯、伊朗、卡塔尔和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