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危机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总理府的枪声           ★★★ 【字体:
【爱书坊】 总理府的枪声

1984 年10 月31 日上午,一辆电视采访专车,从繁华热闹的新德里市区驶向印度总理府。车上乘坐的是爱尔兰著名影星乌斯蒂诺夫率领的电视小组。他们将在英迪拉·甘地总理官邸的花园里架设摄像机、摄影机和各种音响设备,准备在10 点钟采访这里的主人。这个电视小组不远万里而来,是专程为甘地夫人拍一部20 分钟的纪录片的。

  英迪拉·甘地原来准备取消这次会见、因为她的孙子拉胡尔和孙女普里扬卡在头一天的交通事故中受惊,而他们的父亲拉吉夫·甘地在西孟加拉邦参加竟选活动未归。自幼饱尝孤独之苦的甘地夫人,对儿孙倍加爱抚,她本想留下陪伴孙儿孙女,但是这位在1964 年就担任内阁宣传部长的政治家,深知宣传机器的份量,于是忍痛改变初衷,准备接见客人。

  这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很早起床,和孙儿们用过早餐后,这位刚毅自信的67 岁的女总理,身着橙黄色的莎丽服,在贴身保镖、锡克族警官本特·辛格陪同下,前往总理府办公室,商议访问内容。

  印度的总理府,占地70 亩,这里环境优雅,芳香袭人,住宅部分与办公室部分的面积大致相等。住宅坐落在总理府的东半部,办公室在西半部,总理官邸和总理住宅两座建筑相距几十米,中间是绿茵茵的草坪和雅致的花园,两部分之间由一长条矮灌木丛分隔,灌木丛中央有一座布满九重葛的拱门,有活动木栅充当闸门。

  9 时18 分,甘地夫人在本特·辛格陪同下,轻轻推开住宅通往花园的大门,走下台阶,踏上花园中的一条砂石小道,来到拱门前,她永远也不会想到,此时的她,正在跨入地狱的门槛。

  离拱门只有三步了。本特·辛格本能地低低喝了一声口令,拱门边的锡克族卫兵萨特万特·辛格倏地托起冲锋枪向总理致礼。

  这是例行礼仪。每天,当甘地夫人走过这个拱门的时候,卫兵总要向她举枪行礼。今天,她不可能意识到她是最后一次接受别人向自己致敬了。

  四周一片静谧,空气中弥漫着各种鲜花的芳香与温馨,只有莎丽服在甘地夫人走动时发出的沙沙声,和跟在后面的本特·辛格的脚步声。

  她和萨特万特·辛格并行了。

  她轻步越过了卫兵。

  这时候,一直跟在甘地夫人身后的本特·辛格突然加快了步伐,三步并作两步超越了甘地夫人。趁甘地夫人还没有从诧异中醒悟过来,他猛然转过身来,探手到头巾内抓出一枝左轮手枪;萨特万特·辛格也慌忙将刚竖起的冲锋枪平放,冲锋枪随即吐出长长火舌,横扫甘地夫人。

  “哒哒哒哒..”骤然而起的一阵枪声划破了周围的寂静。甘地夫人只觉得猛然一震,脚下好像踩上了一大堆棉花,她努力使自己侧过身;她看到两只黑黝黝的枪口阴森森地对着她枪声又是一阵脆响,子弹像是一股冷风,凉冰冰地钻进她的胸腔,穿过她的肌体。

  英·甘地总理一声不响地倒下了,仰面躺在铺满砾石的小道上,鲜血泉涌般地喷射出来,洒在橙黄色的莎丽服上。从此她生命之光在这条留下她无数足迹的花园小道上消失了。

  听到枪声之后,英·甘地的大儿媳索尼亚光着脚从屋里冲出来。她刚送走婆婆去上班,这密集的枪声使她的第六感官意识到事情不妙,她急忙推开家门,沿着小道向总理官邸跑去,到拱门时,发现婆婆倒在血泊中。

  与此同时,在总理办公室外等候甘地夫人的乌斯蒂诺夫摄影小组正在忙碌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他们驻足侧耳细听。乌斯蒂诺夫认为,总理府的花园哪来的枪声?大概是爆竹声吧?接着又是几声枪响和一阵喧闹,乌斯蒂诺夫这才断定是枪声!这位影星立即冲着枪声传来的方向,向出事地点跑去,沿途没有受到阻拦。因为现场混乱,警卫人员惊慌失措,东奔西跑,乌斯蒂诺夫赶到时,映入眼帘的情景使他惊呆了:10点钟准备接受他采访的英迪拉·甘地总理,此时已倒在血泊之中;她的大儿媳索尼亚和几个卫兵正围着她的身旁抢救。

  甘地夫人的亲信助理达温早已赶到、在达温的指挥下,大家很快镇静下来。他们一方面客气地阻止乌斯蒂诺夫和摄影小组进入现场,直到5小时后,搞清他们没有拍摄足以作为证据的行刺过程才获准他们离去。另一方面,警卫执行操练得纯熟的应变计划。

  4个警卫扛起血流如注的甘地夫人,由另6名警卫团团围绕,与达温和索尼亚一起跑向一辆白色的大型房车。这辆由印度出产的汽车,特为甘地夫人而制,除了防弹装甲之外,还有防弹轮胎。在车上,索尼亚让甘地夫人枕在膝上,搂着她的头。房车以警笛开路,飞驰到附近的全印医学研究院,这是印度最现代化、设备最完善的医院。一个由12人组成的医疗小组,早已接到了总理府保安主任通知,甘地夫人一抵达,立即送到8楼的外科手术室。

  虽然甘地夫人送抵全印医学研究院时,表面上毫无生机,但医疗小组仍然竭力抢救,希望制造奇迹。医疗人员首先给她接上俗称铁肺的人口呼吸器,为她取出胸、腹、腿内16个弹头。在这个过程中,医生不断为甘地夫人输血,由于伤口太多,血如泉涌,全印医学研究院血库的血很快便用完,要由其他医院赶快送过来。共用了88瓶○型血液。等到医院血库的同型血液都用尽时,医生向聚集在医院外面的群众呼吁捐血。有大约200个人拥向前来愿意捐血。

  上午10时,甘地夫人的肺和肾终于停止功能。到了下午2时30分,医疗小组正式宣布她死亡。事实上,甘地夫人送抵全印医学研究院前已死亡,但医生正式宣布死讯时,在医院会议室等候消息的内阁部长,初步反应是不相信,继而痛哭流涕,如丧考妣。

  设在内政部的应变小组,直到黄昏时分才公布甘地夫人的死讯,顿时,印度首都新德里一片愁云惨雾。

  根据事后调查,这次“九重葛门之变”,是锡克教徒因为甘地夫人下令血洗金庙而采取的报复行动。

  参与这次行刺阴谋的全是锡克教徒,大约6至12人,其中并无军人在内,除了一二个平民之外,全是信奉锡克教的北部旁遮普邦警务人员。

  锡克族是印度的少数民族,他们信奉的锡克教是仅次于印度教的另一个主要宗教,教徒有400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