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危机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总统即将遇刺           ★★★ 【字体:
【爱书坊】 总统即将遇刺

这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发生的故事。

  法国保安部年轻有力的巴里·格尔德中校,应邀来到梅朗将军的办公室里。将军把一份电报递给格尔德,上面写的是:“母患癌症,见电速归。”

  梅朗将军告诉格尔德,发电报的人名叫阿克迪,现在葡萄牙,是一个有经验的间谍,曾经搞到不少很有价值的情报。按照规定,阿克迪总是把情报交给里斯本红玫瑰地下餐厅老板亚丁,由亚丁转送到法国保安部。这一次,阿克迪却用暗语直接向法国联络点发出联络电报,说明有非常紧急的重要情报;而且,很可能,他的行动已经受到监视,已不便与亚丁联系。

  格尔德明白了将军的意思,爽直地说:“我去取回情报。”

  将军赞许地点了点头,同时警告他说:“你要做好最坏的思想准备,就是阿克迪已经被敌人控制,设下圈套引诱我们上钩。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你很可能要冒牺牲的危险!”

  “请相信我!”格尔德向将军保证道,“为了祖国的安全,我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

  将军赞许地握住他的手,说:“祝你一路顺风!”

  格尔德顺利地到达了里斯本。他慎重行事,没有直接去找阿克迪,而是先同红玫瑰地下餐厅经理亚丁取得了联系。

  亚丁证实说,阿克迪已经有一段时间没露面了。而且,过去亚丁同阿克迪联系,都是由阿克迪指定时间、地点,只有在特殊情况下,亚丁才可以打一个电话,给阿克迪的女朋友克莉纳,接头的暗语是:“先生,您订的法国菜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送去?”克莉纳的回话是:“现在用不着了,我会有钱给你的。”克莉纳会把亚丁的要求再转给阿克迪。

  亚丁没有见过克莉纳,他也说不出更多的情况了。

  离开红玫瑰餐厅,格尔德找了一个僻静的街头电话亭,拨通了亚丁告诉他的电话。果然,话筒里响起了一个年轻姑娘的声音。格尔德说出了接头暗语:“先生,你订的法国菜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送去?”

  年轻姑娘回答:“现在用不着了,我会付钱给你的。”

  格尔德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挂断电话。年轻姑娘顿了一下,又说:“他病了。”

  格尔德忙问:“什么病?”

  姑娘回答:“感冒。”

  格尔德又问:“您怎么样?”

  姑娘回答:“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好。”

  格尔德紧张地思索着,不管阿克迪出了什么事,他都不能放弃自己的职责,于是他表示要来看望阿克迪。姑娘似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出了一个地址。

  格尔德化装成一个修暖气管道的人,穿一身脏工作服,满脸胡子,一头乱发,驼着腰背,看上去有50 岁了。他拉响了门铃。门一打开,他就立刻走进房里,然后才仔细审视着面前的姑娘,说:“好像没有见过您?阿克迪呢?”

  姑娘却很警觉,查看了格尔德的证件之后,才告诉他,阿克迪有急事去非洲了,临走时让她把一本书交给来接头的人。格尔德接过书就走了。

  然而,格尔德并没有离开里斯本。他仔细地回忆着这次接头的经过,觉得其中漏洞太多。他对这个克莉纳毫不了解,但是他注意到,克莉纳的右手有长期使用手枪的痕迹;而且,这个克莉纳太像一个训练有素的间谍人员,可是阿克迪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一点。在没有弄清克莉纳的身份之前,他无法相信克莉纳交给他的情报。

  第二天一早,格尔德悄悄地钻进了克莉纳的小轿车,当克莉纳驾车外出时,格尔德抓住了她,逼着她把轿车开进了路边的树林。克莉纳对格尔德的举动十分愤怒,拒绝回答一切问题。

  格尔德决定把克莉纳带回法国去。他的助手弗恩代尔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去法国的国际列车的车票,他顺利地押着克莉纳进了预定的包厢。国际列车开动了。格尔德让克莉纳在床铺上休息,自己坐在沙发上监视着她。

  半夜,格尔德忽然听到包厢的门有响动,他刚刚拔出手枪,门已被弄开了,五条大汉冲了进来,五支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他。克莉纳高兴地叫起来:“开索,干得太好啦!”

  被叫作开索的大汉不理她,让人把格尔德捆起来:又去捆克莉纳。克莉纳大吃一惊,说:“开索,你昏了!连我都不认识了!”开索冷笑道:“你既然肯跟他一起去法国,这就是叛徒!对叛徒我们决不手软!”他们取出准备好的大布袋,把两个俘虏装了进去。接着,他们拉开了车窗,准备把装着俘虏的布袋扔下车去。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格尔德的助手弗恩代尔赶到,在一场混战中,开索受了伤,领着他的部下匆匆退走了。

  弗恩代尔放出了格尔德和克莉纳。克莉纳这才承认,自己是一个恐怖组织的成员,真名叫拉齐雅。阿克迪和克莉纳均已被害。恐怖组织头目艾伦发现阿克迪曾经拍过电报给法国保安部,才安排拉齐雅冒名顶替,想用一份假情报把法国保安部的人哄回去。

  格尔德敏锐地感觉到其中还有问题,他问拉齐雅:“他们这样做,一定是为了掩盖一件真实的阴谋。他们打算干什么呢?”

  拉齐雅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格尔德没有再追问。现在的首要问题,是返回法国。开索一伙决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不能再乘这趟国际列车。这时列车已接近加贝托尔车站。正在减速。格尔德抓住时机,和弗恩代尔领着拉齐雅跳下了火车。三个人在漆黑的道路上猛跑了一阵,直到遇上一辆顺路的卡车,把他们带往巴特勒。可是半路上,开索的部下乘一辆小轿车追了上来。格尔德和弗恩代尔出其不意发动袭击。击毙了追踪者,夺得了小轿车,一直开到附近的港口代尔津,雇下了一艘叫菲尔号的快艇。小艇乘风破浪,眼看法国海岸已经在望了,这时天空传来一阵马达声。弗恩代尔扑到窗前,发现是一架国籍不明的直升飞机,在快艇上空盘旋。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