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危机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布哈林之死           ★★★ 【字体:
【爱书坊】 布哈林之死

1938年3月18日清晨,破晓前的昏暗笼罩着莫斯科城,沙皇时代的前贵族俱乐部大厅里灯火辉煌。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审判庭经过十一天的审讯,今天将宣布对右派和托洛茨基反苏联盟案的判决。突然,大厅的正门开了,全场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几百双眼睛投向被带上场的被告。他们拖着沉重的脚步,缓缓走进设在一道简陋板壁前的被告席。有些人显得心绪不安神色紧张,另一些人则若无其事镇定自如,等待着对自己的宣判。其中有个身材不高但却粗壮的中年人漠然盯视着座前的地板,看得出他已经精疲力尽。

  他,就是这个案件的主要被告——苏联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布哈林。

  宣判是无情的。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审判庭以进行恐怖、破坏和间谍活动等罪名,判处包括布哈林在内的十八名罪犯极刑,予以枪决。另外三名被判处长期监禁。被告们的眼中流露着绝望,喷射着愤怒,明知所有的指控都是毫无根据的诬陷,他们却无力反抗。这些曾经在苏联历史上显赫一时的人物,含冤被押上了刑场..时隔半个多世纪,历史的乌云终于被驱散,正如布哈林在他的遗书中所说的那样:“历史迟早必然会清除我头上的污秽。”这个天大的冤案是怎样造成的,现在已经完全水落石出了。

  早在本世纪二十年代,列宁逝世以后,布哈林是苏联新经济政策的理论阐述者和贯彻者之一,一度成为斯大林的左右手。他积极支持斯大林对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等人所开展的斗争。可是,到1928年以后,在许多政策问题上,布哈林与斯大林产生了分歧。于是,布哈林被宣布为“右倾投降主义分子”,“富农在党内的代理人”,是一个新出现的“反党集团”的头领。

  先后被撤销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委员、《消息报》主编的职务,并被开除出联共(布)中央政治局。

  据说,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布哈林为斯大林的表里不一所激怒,当众抖出斯大林过去为拉拢他而私下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布哈尔奇克(布哈林的爱称),你我是喜玛拉雅山,其他人全是些可怜的小苍蝇!”听了这话,斯大林脸色突变,厉声喝道:“造谣!布哈林编出这种话是要煽动政治局委员们起来反对我!”

  但是他忘记了,类似的恭维话,他私下里几乎对每一个政治局委员都讲过。

  此后不久,布哈林和李可夫,托姆斯基曾主动拜访斯大林,表示和解。

  即使是这样,斯大林也没有原谅他们。紧接着,在1930年苏共十六大时,托姆斯基被开除出政治局;同年12月,李可夫也从政治局清洗出去,第二年又撤掉人民委员会主席的职务。

  过了些时候,政治空气有所缓和,布哈林被任命为《消息报》的主编和最高经济工作委员会下属的一个研究部主任。他学识十分渊博,又有长期办报的经验,因此把报纸办得十分出色,成为当时发行量最大的一张报纸。在这期间,他和一位叫拉林娜的姑娘热恋上了,这是他在艰难岁月中的一大安慰。拉林娜对布哈林的思想品德有深刻的了解,对他十分钦佩,所以才能在他身处逆境、前途岌岌可危的情况下和他结为夫妻。

  他们总算过了一段平静的生活,但却是短暂的..1934年12月1日,政治局委员、列宁格勒州委第一书记基洛夫遇刺,嘶大林惜此掀起了一场“肃反”的高潮,逮捕了季诺维也夫等一大批原来的反对派。此时,布哈林暂时还没有被触及。在一次宴会上,斯大林举杯为布哈林敬酒。他说:“我们都了解他和热爱他,谁要是老记着过去,谁就从我眼前滚开!”然而,与此同时,他的调查机关却在准备一份布哈林“过去”

  情况的档案材料。

  布哈林当然不会被斯大林的甜言蜜语蒙骗,凭着他的政治敏感性,他意识到斯大林绝不会放过他的。

  1936 年春,为了从德国社会民主党人手上买下马克思、恩格斯的手稿,布哈林奉命带领一个小组赴巴黎。但是,他是以“心里想着自己的讣告”的心情去进行他的最后一次旅行的。回国后不久,有些被卷入基洛夫案件的人突然作了“补充交待”,供出他们和布哈林、李可大、托姆斯基、拉狄克等一大批人的“罪恶关系”。一个星期后,加米涅夫的供词竟然在布哈林主编的《消息报》刊出,声称1932 年至1934 年期间,他曾与托姆斯基及布哈林“保持联系”,布哈林“和我想的一样,不过他的策略不同”。

  第二天,报纸发表了苏联总检察长维辛斯基的命令,宣布开始就加米涅夫对布哈林等人的指控进行调查。这样一来,上呼下应,全国各企业和机关都举行群众集会,强烈要求严惩这些背叛祖国的人。很多集会还通过了决议,要求“彻底搞清布哈林、李可夫、托姆斯基和罪恶的托洛茨基一季诺维也夫匪帮之间的关系”。

  当布哈林看到报纸上审讯的消息,尤其是那两段供词,简直像晴天霹雳击中了他。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内务人民委员亚戈达和他的同事们如何用拷打和折磨的方法从被告口中得到这些失实的口供。于是,布哈林在远离莫斯科的伏龙芝给斯大林拍发了一份急电,要求暂缓对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等人的宣判。他想与被告当面对质,澄清事实,以驳回那些不实的指控。可是已经晚了,被告已被迅速处决。

  布哈林预感到死神正在向他走来。他把所有的东西部留在吉尔吉斯,乘飞机飞回莫斯科。第二天,有人给拉林娜打电话,叫她去接丈夫。这些日子里,她一直被报纸上连篇累牍指控她丈夫的消息所困扰,凭着她对布哈林的了解,不相信这些指控是真的,却又无法跟他联系。

  她迫不及待地乘车赶往机场。

  布哈林早已到了,他心神不定的坐在大厅的一角,为了不让人家认出他来,把脸埋在两只手掌里。拉林娜疾步向他走去:“喂,尼古拉,我们回家吧。”

  布哈林抬起头:“回哪儿去?”

  “克里姆林宫,眼下他们还让我们住在那里。”

  “那么,帮我掩蔽一下,我不想让人看见。”布哈林说着就朝汽车走去。

  他显得有点愤愤然。“要是我能料到会发生一切,我就会离开你去让炮火炸死。”

  布哈林到家后做的第一件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