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危机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总统被绑架           ★★★ 【字体:
【爱书坊】 总统被绑架

在南美洲的西海岸,有个国家叫厄瓜多尔,它面临太平洋,面积45 万多平方公里,人口六百多万人,大部分居民分布于中部山地中的盆地内,多数居民信奉天主教,西班牙语为国语。

  1988 年1 月16 日上午8 点48 分,厄瓜多尔总统费夫雷斯·科尔德罗乘坐的大型喷气式客机,在位于瓜亚基尔市郊的陶拉空军基地着陆。他是应空军总司令的邀请,来为基地军官举行授勋仪式的。

  井然有序的欢迎仪式结束后,总统在国防部长、空军司令以及荷枪实弹的卫队的簇拥下,开始对基地作短暂的巡视。他们边走边说,一直来到铺着猩红地毯的检阅台前。

  基地全体官兵列队整齐,向总统行注目礼。9 点整,空军总司令豪尔赫·安德拉德宣布:“授勋议式现在开始!”

  军乐队奏起了厄瓜多尔国歌。科尔德罗总统神情肃穆,身板站得笔直,目光中透着自信。他并没有感觉到潜在的危险。

  侍从副官乌塞洛·德尔加多却已经感觉到了。在陪同总统对基地进行巡视的短暂十分钟里,他觉得整个基地寂静得有点让人感到窒息。一些在建筑物附近和树丛间走动的伞兵突击队员手里的枪支也没有关上保险,整个气氛中有一股隐隐的杀机..他没有告诉总统,因为这仅仅是他的感觉而已。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靠近总统,寸步不离。

  9 点15 分,国防部长萨拉萨尔在国歌奏毕之后致辞,并向身旁的总统表示祝福。当国防部长伸出手臂与总统握手的一瞬间,只听见侍卫副官大喊一声:“总统,卧倒!”随即一个猛扑将科尔德罗总统按倒在地。

  与此同时,一排密集的枪弹飞蝗一般射向检阅台——是从附近的树丛那里射来的。列队的士兵立刻乱了套,有的四处散开,有的举枪乱射..只有军乐队的乐手们呆立不动,但接着就扔下手中的乐器跑开了。

  混乱中,已有六名总统卫士倒在血泊中。乌塞洛身上已中了两枪,他顾不得伤痛,把总统压在身下,他只能这样保护他。

  总统趴在地下高声叫喊:“别开枪,我是总统——”

  枪声停止了,一位身穿伞兵作战服的军官挥舞着手里的手枪,带领伞兵突击队员们冲进来。当检阅台上下的总统卫队被解除武装之后,一名粗野的伞兵突击队员用枪托对准总统的后背狠狠一击,命令他站起来。另外几个则对保护着总统的副官乌塞洛大打出手,副官昏过去了。

  费夫雷斯·科尔德罗总统的自尊心被深深地刺痛了,他从地上爬起来,拾起眼镜戴上,大声抗仪:“我是总统,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这时,他看见国防部长萨拉萨尔也正遭到伞兵野蛮的殴打。一个下级军官居然当众抽了国家军队最高长官的耳光,并用枪管戳他的胸口和背部。总统用力挣开拧着他胳膊的那双大手,继续喊叫着:“放开,不要碰我,我是总统!”

  “是,总统先生——”一个身材高大的伞兵阴笑着,对准总统脸上狠揍一拳,将总统的眼镜又打落在地。直到一辆大轿车从营房里开过来,士兵们让开一条路,这才停止了对总统等人的殴打。

  在这次突发事件中,只有空军司令豪尔赫·安德拉德没有被打,大概叛军觉得应该对本兵种的最高首脑稍微客气点,才手下留情。空军司令既没有对哗变的下属给予谴责,也没有及时制止他们的暴行。他深表悲哀地凝视着眼前的这一幕,然后默然地第一个钻进汽车。三名被吓得心惊胆颤的当地记者也被押来,士兵勒令他们将照相机里面的胶卷当场扯出来曝光作废,然后才准他们和总统一道上车。

  伞兵头目对他们宣布:“你们现在已被当作人质。如果谁敢违抗命令不肯合作,就一枪崩了他!”

  大轿车向陶拉空军基地内的一座小教堂开去。信奉天主教的叛军士兵竟不顾触犯天主的禁忌,将教堂作为临时监狱。

  在车上,一个面目可憎的军官洋洋自得地对总统说:“我是这次事件的主谋和总指挥特里西奥·冈萨雷斯中校。如果您愿意保全自己生命的话,就请立即下令释放费兰克·巴尔加斯将军。如果到下午四点钟得不到准确的答复,那么,对不起,我们只好用这玩艺儿——”他摆弄了一下手枪,“以及你们的尸体来和政府对话了。”

  此时,被关押在首都基多市东郊一座监狱里的另一位囚犯——前空军总司令巴尔加斯将军还不知道已经发生的一切。

  下午,巴尔加斯开始感到外面的动静有点异常,他的囚室外面突然加了双岗。看守们的表情也显得有点与往常不同。“发生了什么事呢?”他心里揣摩着。

  他是去年3 月11 日被软禁的。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空军在落后的厄瓜多尔历来以“天之骄子”自居,骄气十足的空军司令巴尔加斯为一件小事与国防部长路易斯·皮涅罗斯发生了冲突,竟然拔出枪来威胁。国防部长的警卫慌乱中开枪掩护部长,因而发生了枪战,引起一场混乱。事后,巴尔加斯躲到心腹众多的曼塔空军基地。

  面对巴尔加斯将军的威胁,费夫雷斯总统发表了公开电视讲话,表明自己对国防部长和陆军总司令的信任。要求巴尔加斯立即停止煽动,回首都听候处理。同时郑重宣布:巴尔加斯犯有叛乱罪,已被解除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兼空军总司令职务。

  巴尔加斯则回敬总统:“我拒绝这个命令,我将战斗到底!”随后率领自己的亲信部队完全占领曼塔基地,并加紧与支持他的陆、空部队指挥官取得联系,进行政变的准备。

  局势非常紧张。为了防止事态蔓延,经费夫雷斯总统耐心说服,3 月11 日,国防部长皮涅罗斯和陆军总司令阿尔布哈同意宣布辞职。

  这样,巴尔加斯才走出曼塔基地,乘车前往首都接受军事审判。他被软禁在首都东郊的苏克雷元帅空军基地。两天过去了,巴尔加斯发现国防部长和陆军总司令并没有真正交出手中的权力,政府的许诺只是为了把他骗出来,以便囚禁。他自然十分恼怒,便又串通苏克雷元帅空军基地的大多数官兵起来跟他造反。巴尔加斯决心背水一战,他这次将攻击的主要对象换成费夫雷斯总统本人,在电台广播中称总统是“暴君”、“独裁者”,号召军队组织起来,推翻政府。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