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故事 >> 危机故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慕尼黑奥运村惨案           ★★★ 【字体:
【爱书坊】 慕尼黑奥运村惨案

1972 年9 月5 日,联邦德国慕尼黑奥林匹克大运动场上的圣火在晨曦中熊熊燃烧,迎来了第20 届奥运会的第11 天赛程。

  凌晨4 点,整个慕尼黑城还在沉睡中。奥运村附近的大街上时不时跑过几个为当天比赛进行热身的运动员,“沙沙沙”的跑步声为这座万籁俱寂的城市更增添了几分宁静。然而,现代奥运史上第一次大灾难,却在这黑暗中孕育、爆发,并闪电般地划破了慕尼黑的黎明。

  8 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蒙面人,正一步步地逼近地处康那利大街31 号的奥运村。他们借助随身携带的登高器具,悄然无声地越过了6 英尺高的电网,潜入奥运村营地。

  一个蒙面汉从黑提包里掏出几支苏制AK—47 型冲锋枪。分发给同伴们。

  这种冲锋枪能自动连发,一分钟可吐出上百发子弹。子弹射离枪口的瞬间速度,每秒达2330 英尺。如果近距离射击,一连串子弹就可把人劈为两截。这种枪是当今国际恐怖活动中最流行的一种武器。由此可知,这几个蒙面人必定是从事恐怖活动的职业杀手。“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在这黑漆漆的夜晚,这伙不速之客窜进奥运村,肯定要出事了。

  4 点25 分,这群恐怖分子扑向奥运村内以色列代表团的宿营地。他们用万能钥匙插入一号公寓大门的锁孔,试图把门打开,发出咔嚓咔嚓声。

  公寓内,以色列摔跤裁判约瑟夫·古特弗罗英德从睡梦中惊醒,他最先觉察到门外的动静。这位体重275 磅的壮汉,稍稍迟疑了一下,以为这响声是室友摔跤教练摩西·温伯格发出来的,这家伙也许外出玩乐回来了。但是,他突然听到门外有几个人在嘀嘀咕咕说阿拉伯语,便意识到大事不好了。他霍地跃身而起,扑向大门。一面用自己庞大的身躯死死抵住正在开启的大门,一面用希伯莱语向同伴大声报警:“ 有危险,赶紧逃!”

  几个蒙面汉一拥而上,企图推开古特弗罗英德顶住的大门。一方在门里拼命地抵,一方在门外使劲地推,两股巨大的力量,把门框都顶弯了,连门上的铁条也变了形。古特弗罗英德以生命赢得的这几十秒的时间,却为同室的举重教练舍克创造了逃生的机会。他破窗逃走了。

  毕竟恐怖分子人多力大,古特弗罗英德抵挡不住,大门连同门框一起轰然倒地,把古特弗罗英德压在地上。一号公寓内的其他4 名以色列代表团成员——田径教练夏皮勒。击剑运动员安德烈、射击教练舒尔和举重裁判斯勃林慢了一步,刚出房门,就被黑洞洞的枪口堵住。蒙面汉对他们拳打脚踢,威逼他们说出其他以色列运动员的住处。为首的恐怖分子挥舞着AK—47 型冲锋枪,恶狠狠地吼道:“谁为我们带路,找到其他以色列人的公寓,我们就给他自由。否则,就休想活命!”可是谁也不理他。他气得哇哇乱叫,一拳将古特弗罗英德打翻在地。几个歹徒拥上去,一顿毒打后,又将古特弗罗英德五花大绑起来。

  恐怖分子从这几个以色列人嘴里挖不到什么东西,便留下两人看守,其余的人开始在康那利大街31 号营地内四处搜索。根据情报,他们知道营地内还住着乌拉圭和香港代表团,就放过了二号、四号和五号公寓。其实,那里面还住着8 名以色列运动员,他们也因此而幸免于难。恐怖分子径直扑向三号公寓。他们知道那里住着以色列运动员。

  这时候,以色列摔跤教练温伯格在康那利大街的娱乐中心玩了个通宵后,正跌跌撞撞地回来,恰好与恐怖分子狭路相逢。透过路上的灯光,歹徒们一眼就认出温伯格是他们所要捕捉的目标。两三个蒙面汉从暗处一下子窜到温伯格面前。可温伯格并不是好惹的,他与古特弗罗英德一样,是个大块头。他猛地挥拳击倒一个家伙,接着又将另一个歹徒打得连连后退。第三个蒙面人吓慌了,扣动了冲锋枪扳机,子弹打穿了温伯格的脸颊,温伯格捂着脸跌倒在地。几个恐怖分子扑上去,把他抓起来。

  到了三号公寓,恐怖分子故伎重演,用万能钥匙打开大门。正在房里熟睡的6 名以色列运动员,全都没有逃脱厄运。他们是摔跤运动员哈尔芬、斯拉温和佐巴利,以及举重运动员马伯格、霍里德和鲁曼诺。为便于看守,恐怖分子把三号公寓的以色列运动员赶往一号公寓。在经过一片树丛时,轻量级摔跤选手佐巴利,瞅准机会,撒腿钻进树丛。恐怖分子慌忙开枪,但这位个儿小又灵活的运动员,早已七绕八拐地逃得不知去向了。身负重伤的温伯格此时乘机猛击一个歹徒的下巴,将他的上颔骨击碎,接着又一拳把他击昏在地。另一名恐怖分子端起冲锋枪,对准温伯格的胸膛就是一梭子,温伯格像堵墙似地倒了下去。

  剩下的5 名运动员被押到一号公寓。举重选手鲁曼诺和队友马伯格被关在厨房里,他们趁看押的家伙打瞌睡,便挣脱捆绑,想翻窗户逃出去。可是不小心碰倒了一只酒瓶,发出了响声。那家伙惊醒后冲过来。鲁曼诺从桌上抓起一把菜刀,砍中了那家伙的前额。歹徒痛得哇哇叫,瘫倒在地。这时,另一个歹徒闻讯冲进厨房,扣响了扳机,一连串的子弹射在鲁曼诺的身上,他应声倒下。后来当救护人员来搬尸体时发现鲁曼诺被子弹打得齐腰断为两截。

  再说温伯格被击倒后,并没有死,一阵清风使他苏醒过来。他挣扎着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朝一号公寓走去。正在门口望风的蒙面歹徒,见一个血淋淋的庞大身躯跌跌撞撞地直朝他走来,不禁大吃一惊,竟吓得忘了开枪。

  温伯格一眼认出蒙面仇人,愤然跃起,一拳就将歹徒击倒。另一个歹徒从屋里冲过来,随着一阵枪响,温伯格头部中弹,倒地身亡。

  此刻,时间已到了清晨5 点。恐怖分子最初的行动持续了大约45 分钟。

  他们杀死了两名以色列运动员,抓获了9 名。两名运动员挣脱了魔掌,还有8 名选手没被恐怖分子找到。

  令人遗憾的是,尽管以色列运动员驻地一片混乱,但离康那利大街31 号仅200 多米的慕尼黑警方设立的奥运会“危机处理中心”,却尚未弄清事件的真相。他们只得到诸如“康那利街31 号营地有人打闹”之类含混不清的报告。这或许并不奇怪。当时,大部分人都在酣睡之中。而恐怖分子整个行动叹进行得时断时续,几声呼救和清脆的枪响过后,一切便又重归平静。即便有人听到这些声响,也不会认为有什么。因为在奥运村,这几天几乎夜夜都有各种名堂的狂欢活动,时常有人燃放鞭炮焰火,高声喧闹取乐,所以,对大多数睡在以色列人隔壁的代表团成员来说,这次绑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百万故事,在线阅读
    100个世界富豪的成长故事
    神医侍司懿的传说(苗族)
    长发妹(侗族民间故事)
    两个弓箭手
    尤伯的眼泪
    曹国坟前的断头马
    微山湖的传说
    黑松林/黑松崖(乃古石林)
    芝云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