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摘 >> 点滴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伤逝           ★★★ 【字体:
【爱书坊】 伤逝
伤逝

  胡紫微

  如果说日本电影分两极,一端是浓墨重彩的史诗巨片,一端是大味至淡的家长里短,那么黑泽明拽住了红线的一头,小津安二郎则拽住了另一头。

  影片《秋刀鱼的味道》结尾处,爸爸参加完女儿的婚礼,一个人走到酒馆里喝酒。老板娘看着这个身穿黑色燕尾服的老头,搭讪道:“怎么,刚参加完葬礼吗?”老头嘟囔了一句:“嗯,差不多吧。”

  小津式的痛不是那种一刀两断后的撕心裂肺,而是丝丝缕缕中的柔肠寸断。

  有件事情很能说明小津的这种痛是怎么回事。小津一生未娶,一直跟母亲生活,可以想见他们母子情深。母亲病故得非常意外,小津恰巧不在身边,既没有尽人子之孝,又没来得及见母亲最后一面。噩耗传来,小津从外景地赶回家奔丧。在去火车站的路上,小津突然对出租车司机说:“先去酒馆喝一杯吧……反正人已经走了,不急在一时。”结果小津喝多了,出租车司机也喝多了,因此误了乘火车。

  他给母亲送葬之后,回外景地的途中,他在日记中写道:“山下已是春光烂漫,散漫的我却在此处为《秋刀鱼的味道》烦恼。樱如虚无僧,令人忧郁;酒如胡黄连,入肠是苦。”

  这就是我们今天可以找到的小津关于这次伤逝的全部表达,可以说克制到几乎什么都没讲。

  次年,他亦辞别人世,时年60岁。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笨马不知
    秋天的心
    传家金簪
    我的大都市里一片黑夜
    晓月
    人生是一场没人相伴到底的旅…
    年轮
    岁月的留白
    塌鼻子
    百灵十三套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