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摘 >> 点滴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月牙           ★★★ 【字体:
【爱书坊】 月牙
月牙

简媜

  山中若有眠,枕的是月。

  夜中若渴,饮的是银瓶泻浆。

  那晚,本要起身取水浇梦土,推门,却好似推开李白的房门,见他犹然举头望明月,一如时在长安。

  东面的廊壁上,走出我的身影,吓得我住步,怕只怕一脚跌落于漾漾天水!

  月如钩吗?钩不钩得起沉睡的盛唐?

  月如牙吗?吟不吟得出李白低头思故乡?

  月如镰吗?割不割得断人间痴爱情肠?

  唉!

  月不曾瘦,瘦的是“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的关雎情郎。

  月不曾灭,灭的是诸行无常。

  山中一片寂静,不该独醒。

  推门。

  若有眠,枕的是月。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四大名旦的杯中物
    杨宪益的最后十年
    同以笔墨换金钱
    泰戈尔在我家
    一颗肺的历程
    理发记
    她的眼泪为谁流
    耶鲁村官秦玥飞
    开车记
    我煨暖了,你离开的背影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