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摘 >> 社会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谈治学           ★★★ 【字体:
【爱书坊】 谈治学
谈治学

  饶宗颐

  ◎我不喜欢抄卡片,我认为做卡片很危险,因为做学问要有实力,摘录是粗浅的,怎么可能把学问做得精细呢?我读原典,一本书往往要读上很多遍,一遍是绝对不够的。同样一本书,看上两遍、三遍,每看一遍都会有新的体会、新的问题、新的发现。因为人的认识有一个过程,而卡片摘录,往往有一个特定的视角,因而对于所读原典来说,获得的往往是一次性的、有限的资料,那么做出来的学问,也只能是有局限性的学问。

  ◎日本的学风给了我很大的影响。他们一是抓小题目,二是念书。他们念书是几个人一起念,由一个人布置,大家去查书,查出一大堆材料,然后进行讲解,连不相干的都讲,然后再由这个人来做总结。他们的读书班学风很朴实、很实在,连一个字也不放过,那是相当扎实的基础。

  ◎今天做学问的人有个毛病,就是往往抓住一点,就把它扩大,强调这个方面,可是他忘记还有很多别的方面,这会误导人家。实际上,应该冷静,应该全面地看,从上到下,从左到右,许多领域都是有联系的。要有耐心,不要抓一点就概全貌,把它当作主流,不应该这样。这也是因为大家都希望创新,所以创新搞不好也是一个害人的观念,不能随便乱创新,要看清楚问题。

  ◎“求阙”是曾国藩的话。做人、做学问,都要“求阙”。“阙”同现在的“缺”,“求阙”就是不知足的意思。实际上,天下万物都是有“缺”的,你追求把“缺”补齐,可事实上永远也补不齐,这样就会永远不知足地追求下去。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有什么样的内心就有什么样的…
    未来世界的主人翁
    你凭什么和土豪做朋友
    追寻义勇军远去的背影
    大家都是爸爸的儿子
    读书,不只是为了钱
    我的初恋
    千疮百孔的爱
    不想让你成为我这样的人
    世间所有的相聚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