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摘 >> 生活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我能接受的片刻逃离           ★★★ 【字体:
【爱书坊】 我能接受的片刻逃离
我能接受的片刻逃离

  林特特

  一日,我在街头瞥见一家房屋中介。当然,不是买房。再失去理智,我也知道,买房需要全家人做决定——我想租房。

  什么事能比在单位附近、家之外,有间自己的小房子更惬意呢?

  我推开玻璃门,对房屋经纪人述说我的要求,盯着她在电脑上搜索关键词。浏览房源时,脑海中已绘制好美丽蓝图:这间小房子,我要用来独居——我从未独居过,在家和父母,住校和同学,结婚和老公……现在,家里常住5个人。我要绝对的安静,要铺我喜欢的床单,摆我喜欢的台灯,听我喜欢的音乐,只做我喜欢的食物。

  “我就午休。”我对房屋经纪人说,“坐班那几天,午休;不坐班那几天,睡觉、写稿、招待朋友。”

  我想,这样的话,离家出走也有个好去处了。等时机成熟,再向家人透露,请他们来做客,但绝不留宿。

  中介带我看了一处单元房,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我当场拍板,就它了!

  水、电、有线电视、无线网络,卡、证、经办人联络方式,一一交到我手里,当锁匠完成换锁任务后,房子正式属于我了。

  门一关,我躺在大床上,惬意了一分钟。就一分钟,我又翻身起来,掏出手机上网,开始我庞大的购物计划。

  简而言之,我要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桌子、桌布、花瓶、音箱,各种灯、床上用品、锅碗瓢盆……之后的几天,我不停地收快递、拆包裹,一小时下楼无数次——扔垃圾。

  我还把办公室里的书运过来,塞满书架,又去超市拎回瓜果、蛋糕填满冰箱,衣橱里挂上新买的家居服,还添置了一面落地镜子。

  对这间房子,我付出了十二分心思,我不能忍受它任何一个角落的污垢。我趴在地上用钢丝球擦,我踩着凳子对着瓷砖抹,我还清洗了洗衣机,刷了马桶,而这些,在我有老有小有保姆的家里,分工明确,完全不用我动手。

  我的午休时间全砸在这房子里了。下水道堵了,我要找物业;路由器坏了,我要上网买新的;电需要自己买,煤气打不着火不知道找谁修……一个星期后,我发现工作和家之外,以我的精力,想再支起一个“外室”,真是没法过了。

  我开始想家了。

  虽然,我每天从家出发,回到家。

  我还想念帮我处理问题的家人,虽然,我一直想躲开他们,寻个清静。而绝对的清静,也让我烦躁。

  我把淡蓝色细纹桌布铺好,花瓶里插上花,用纯白瓷碗盛了一碗银耳莲子羹,旁边放一本文艺小说,并播放温柔的乐曲,一切都像我最初想象的那样完美。这时我发现,不停劳动、布置的我已经累了,心里早就没了这份清静。

  而刹那间,我又想起了张爱玲,她的晚年独居生活,就是如此吧,够文艺,也够孤独。

  我有点害怕了。

  最后一件网购的商品到货了,那是一个长达两米的靠枕,枕套由灰色和红色的布拼接而成,绘有星星图案。我把它放在床头,与同色系的床单、被套一起,接受春日阳光的凝视。

  我再退后几步,站在门口,端详整间卧室的全貌:真是个理想的房间啊,但游戏也该结束了。

  之前,我只能用一扇门隔开一地鸡毛的世界。我一心追求从未有过的、仅属于我一个人的生活,但现在离开孩子咚咚咚的脚步、客厅里的叽叽喳喳、厨房里的煎炒烹炸,我又不踏实了。

  我找到房东,提前结束了合约。

  能搬走的,搬走;搬不走的,留在那房子里,抵作违约金。

  做完这一切,我回家的脚步特别轻快。晚上哄完孩子睡觉,我走进书房,拧开小灯,开始看书,心里格外安静。

  第二天,我处理完杂务,如常去咖啡馆坐了会儿,时间到了就离开。这是最无负担的、最清静的所在,是我能接受的对琐碎生活的片刻逃离。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四大名旦的杯中物
    杨宪益的最后十年
    同以笔墨换金钱
    泰戈尔在我家
    一颗肺的历程
    理发记
    她的眼泪为谁流
    耶鲁村官秦玥飞
    开车记
    我煨暖了,你离开的背影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