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摘 >> 生活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共在人间           ★★★ 【字体:
【爱书坊】 共在人间
共在人间

尤今

  那一年,到土耳其去,住在一个仿佛与世隔绝的小农庄里。

  我们住的农舍里,住着一对年龄相加超过百岁的老夫妇。两张脸像是皱缩成团的黑枣子,密密地布满纵横的纹路。可是,他们腰不弯、背不驼,依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

  正是麦子播种的时候,他们还在用原始落后的“点播”方式:老叟走在前面,用锄头在土地上打洞;老妪跟在后面,把麦种轻轻地撒进洞里。一行行、一亩亩地种,神情专注而满足,好似在从事一件无比庄严的事情。

  傍晚,夫妻俩在厨房里烙饼而食。不起眼的古老炉灶,烙出溢着麦香的饼,大大圆圆、热热烫烫的,含蓄的米黄色,淡淡的麦香味儿。在幽幽的暮色里,两人坐在矮矮的木凳上,以枯瘦多皱却坚实有力的手捧着饼,大口大口地吃,脸上浮现出快乐满足的笑意。

  这一幕,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

  活着,真好。

  知足地活着,常乐。

  许多人,活着但不快乐,只因不满足于他所拥有的,只一心憧憬他所未知的。“共在人间说天上,不知天上忆人间。”往往坐这山、望那山,吃这碗、盼那碗,任由欲望的树在他心田里无止境地长着。长了一寸,他要一尺;长了一尺,他要一丈。眼看那“树”已经高入云霄了,他还是满心焦灼地嫌那树发育不良。天天在欲望的无底深潭里浮沉,弹指间,短短数十个寒暑已成过眼云烟,回首前尘,竟不知“快乐”一词如何诠释。

  这个下午,和这一对萍水相逢的老夫妇共食大饼,共享快乐,成为记忆里的永恒。

  老夫妇教会了我:有一亩田,便勤勤恳恳地耕那一亩田;有一块饼,便快快乐乐地吃那一块饼。

  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共在人间,话人间、爱人间。天上究竟有多少富贵、多少安逸,不必说,更不必盼。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四大名旦的杯中物
    杨宪益的最后十年
    同以笔墨换金钱
    泰戈尔在我家
    一颗肺的历程
    理发记
    她的眼泪为谁流
    耶鲁村官秦玥飞
    开车记
    我煨暖了,你离开的背影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