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摘 >> 文明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法国为何不学都德的《最后一课》           ★★★ 【字体:
【爱书坊】 法国为何不学都德的《最后一课》
法国为何不学都德的《最后一课》

作者:王锦思

  中国人都熟悉法国作家都德的《最后一课》,但是想不到的是,在而今的法国并不像中国等国那样学习这篇课文,而文中描述的被德国侵占的法国领土最初就属于德国而不是法国,当地居民本来就说德语而不是法语,甚至包括剧中主人公小弗朗士或许都是如此。

  近日,北京举办国际服饰博览会,有机会接触了法国华裔服装设计师王彦霖和其他法国设计师。王彦霖是迪奥和让?保罗?戈蒂埃这两大法国时尚品牌空前的唯一一名中国设计师,她创造的服装品牌AVENUE 2907引起广泛关注。王彦霖认为她的中国心和初中学习都德《最后一课》受到的影响有关,她也因此对法国有些好感。谈起中法两国交流,让王彦霖惊讶的是,而今法国中学并没有设置都德的《最后一课》,甚至许多法国人也不知道都德是何人。

  1870年,普法战争中法国失败,赔款25亿法郎,并割让阿尔萨斯和洛林。都德参战,痛心法国的惨败,1873年创作了《最后一课》。

  课文里说,小弗朗士逃学到野外游玩。天气那么暖和,那么晴朗!画眉在树林边婉转地唱歌,剧木厂后边草地上普鲁士士兵正在操练。这些景象,比分词用法有趣多了。小弗朗士后悔没有好好学习法语,他听得极其认真,连镇里的成年人也来学习。下课时,韩麦尔先生在黑板上写下:法兰西万岁。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只要牢牢记住自己的语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这句中心思想式的经典总结至今还在我的耳边回响。

  法国这段历史和中国很像。侵占东北期间,日本实行奴化教育,用日本东京时间计时,妄图泯灭东北人的民族意识和国家观念,使东北一切日本化。当时把汉语叫满语,国文、国语是日文、日语。

  笔者王锦思像小弗朗士一样大的时候,和小伙伴调皮捣蛋,偷海棠、香瓜,在小河里洗澡,抓鱼,唱着儿歌。那时,我没意识到汉语是多么动听,多么优美,东北话多么幽默和生动。没有想到祖国历史多么伟大光辉,祖国的意义和份量多么重要。有时我甚至以小人之心恶劣地揣测,普鲁士军队占领小镇后,小弗朗士学德语一定很生硬和蹩脚吧,韩麦尔先生还敢讲法语,还敢在黑板上写法兰西万岁吗?他也会学德语吗?所有猜测因为《最后一课》是虚构的小说而毫无意义。毕竟是都德替韩麦尔先生教法语,替小弗朗士认真地听法语。

  历史总是那么有趣和吊诡。据悉,在而今的阿尔萨斯许多老百姓还说德语,不是单纯的因为德国对其占领的奴化教育,而是因为阿尔萨斯在古代本属于德国哈布斯堡家族的领地,居民都说德语,1552年被法国占领统治后,当地居民对法语存在抵制倾向。当普法战争结束,阿尔萨斯重新成为德国领土后,150万居民中只有5万说法语的居民。但在《最后一课》中,写得似乎全阿尔萨斯的人都把法语当母语,显然和历史大相径庭。

  二战后,法国驱逐了许多1871年后移入阿尔萨斯的德裔居民,学校上课一律用法语,街道和店铺名字也只准用法语,但是六十多年也没能从根本上改变当地生活语言还有德语的现实,或许当地的德裔居民学到了都德的《最后一课》并深受影响,于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依旧牢固地坚持自己的民族语言。而现在法国不在学校里学习《最后一课》这篇课文,或许由于法国教育部门认识到课文故事和历史现实的不同,不继续传授给学生也是尊重历史和当地居民感情的表现。(张天翼摘自《羊城晚报》2010年5月5日)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那点痛,算什么
    魔术
    冬阳•童年•骆驼…
    穷人
    诗三首
    蓝毛衣
    艺术的道路(节选)
    问题妹妹
    抗战中非正常死亡的中国文人
    身在屋檐下,还是不低头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