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摘 >> 文明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书信 画作 手稿           ★★★ 【字体:
【爱书坊】 书信 画作 手稿
书信 画作 手稿

  〔荷兰〕凡·高 〔美〕H.安娜·苏\\编 57°N艺术小组\\译

  拄杖行走的女人穷人与钱秋天的杨树林道

  〔1882年3月3日,星期五〕

  我有了一个新模特。其实我的模特不止一个,虽然他们是穷人,但我必须说,他们愿意为我当模特,这令我感激不尽。年轻女人的脸部并不美丽,因为她得过天花,但是她非常优雅,我觉得她很有魅力。

  我必须试着去卖(这些画),但凡有可能,我情愿把现在的画都留给自己,哪怕只收藏一年,我也确定它们会比现在更值钱。我很想把这些画留下来的原因就这么简单。当我画单独的人物时,总是带着画群像的视角,比如,把人物置于一个三等候车室、典当行或者房间里。但是大幅的创作需要循序渐进,如果想要画一幅有三个裁缝的画,你得画过大约九十个裁缝,才能水到渠成。

  〔约1882年10月1日〕

  你还记得斯普街街口的全国彩票办公室吗?一个下雨的清晨我经过那里,人们正挤在外面等着买彩票。他们大多数是老妇人和猜不出职业或谋生手段的人,但能看得出来他们有的匆忙而焦虑,有的悠闲地享受着生活。

  这群人看上去对“今日大奖”十分着迷,对你我来说,这看起来实在可笑,因为咱俩实在没这个手气。但是这些人和他们期待的表情,深深地吸引了我。

  如果把它命名为《穷人与钱》,这幅画会更有意义。实际上,对所有群像的创作来说都是这样,有时,思忖再三才能真正了解它的意义。

  这些人对彩票的好奇和幻想对我们来说看似幼稚,而一旦人们换个角度去思考,就会觉得非常严肃:这些穷困潦倒的人节衣缩食,省下钱去买彩票,幻想着可以因此得到拯救,摆脱贫困,他们把这当作对现实悲惨境遇的反抗或者暂时的忘却。

  桑泰斯-马里耶德拉-梅附近的海景

  〔1884年10月〕

  我最近画了一幅相当大的作品,内容是秋天金黄的杨树林道,斑斑驳驳的阳光洒在地面的落叶上,和树干长长的剪影交错在一起。在路的尽头,有一个小小的农舍,阳光照耀的秋叶之上是湛蓝的天空。

  〔约1888年6月5日〕

  现在,我是在地中海边上的桑泰斯-马里耶海湾给你写信。地中海有着鲭鱼一般的颜色。我之所以这样比喻,是因为海的颜色瞬息万变,甚至无法确定是不是蓝色,或许下一秒瞬息万变的光线,又为它添了一丝粉色或者灰色。

  有天晚上,我沿着海边的沙滩散步。那里不算热闹,但也不荒凉,只是美。深蓝色的天空中点缀着比基础钴蓝色还深的蓝色云朵,其他则是蓝和奶白混合的颜色。在深邃的蓝色中群星闪烁,淡绿色的、黄色的、白色的、粉色的,比家乡甚至巴黎的星空更明亮,更令人赞叹,更像宝石——像蛋白石、绿宝石、天青石、红宝石和蓝宝石。

  〔1888年8月6日〕

  今晚煤气灯点亮后,我可能就要开始画我住的这个咖啡馆内部了。

  这里被称作“夜间咖啡馆”(这种咖啡馆在这个地区很普遍),通宵营业。

  盛开的杏花那些“夜行客”没有钱投宿或者醉得太厉害而被拒绝的时候,可以在这儿挨一晚。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所有这些——家庭、故乡,或许在幻想中比在现实中显得更有吸引力,我们在现实中没有家庭和故乡,也过得不错。我总觉得自己像个旅行者,要去某地,朝着某个终点。

  拉马丁广场的夜间咖啡馆若我能感知到这个地方,这个现实中不存在的终点,那么对我来说似乎更加合理,也更真实。

  〔约1890年2月20日〕

  我很想念约翰娜和提奥,你也跟我一样吧。当我收到他们的消息说一切安好的时候,真是太高兴了!

  其实我觉得,我更高兴提奥用父亲的名字而不是我的来为他儿子命名。

  我已经开始画一幅画了,可以挂在婴儿的卧室里——大幅的白色杏花盛放在蓝天下。

  〔1890年4月〕

  工作进展不错——很快你就会看到这幅油画,盛开的杏花,这也许是我迄今最好、最用心的作品,作画时我感到很平静,下笔也没有丝毫的犹疑。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巴黎左岸的梦
    言论
    漫画与幽默
    大笨熊巴纳比
    人啊人
    以水镜为师
    居安思危
    善恶因果
    婚礼上的父亲
    想象与救助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