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摘 >> 文明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节操           ★★★ 【字体:
【爱书坊】 节操
节操

曹聚仁

  中国历史上所谓士君子,以节操为重,取巧躲避,并不是其处世之道。

  东汉末年,党锢祸起,张俭亡命困迫,无论投向什么人家,只要知道是张俭,明知要惹大祸,大家仍甘于破家相容。

  范滂因张俭案受株连,朝廷大诛党人,诏下急捕范滂等。督邮吴导抱诏书闭户伏床而泣,范滂听到这消息,知道督邮为的是他自己,便到县衙自首。范滂道:“我死了,大祸也就完了,怎么可以牵连到别人呢?”

  祸患到来的时候,亲戚故旧远嫌避祸的,本来也很多,但就节操来说,远嫌避祸,也是不应该的。

  孔融性刚直,时常和曹操相冲突,友人脂习每劝融明哲保身。后来孔融被曹操所杀,陈尸许下,没人敢去收尸。脂习即往抚尸痛哭,被曹操所拘囚而不顾。

  又如张俭因党锢之祸逃至鲁地,欲投依孔褒,恰巧孔褒不在家,孔融年仅十六,擅自收容了张俭。后来事泄,褒、融二人均被送狱。孔融挺身道:“是我做主收容张俭的,请长官办我的罪!”孔褒道:“张俭是来找我的,和舍弟没有关系,请办我的罪。”吏久不能决,只好探问他们母亲的意见。孔母道:“我是家长,我负责任,请办我的罪!”一门争罪,连郡县都不能决。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四大名旦的杯中物
    杨宪益的最后十年
    同以笔墨换金钱
    泰戈尔在我家
    一颗肺的历程
    理发记
    她的眼泪为谁流
    耶鲁村官秦玥飞
    开车记
    我煨暖了,你离开的背影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