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摘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小离别           ★★★ 【字体:
【爱书坊】 小离别
小离别

  那天,外婆穿上了她最好看的衣服,对着镜子梳头。她的老姐姐来上海看她。

  两人从小在一条弄堂里长大,一起吃饭,一起跳橡皮筋,一起进纱厂做童工,下了夜班,手挽着手,在昏黄的煤油路灯下回家。一起挥舞着小红旗,上街迎接解放军,一起进夜校,上补习班,敲锣打鼓地参加国庆游行。一起唱沪剧、黄梅戏,她唱一句“我也曾赴过琼林宴”,外婆接一句“我也曾打马御街前”。

  老姐姐从护士班毕业后,上了朝鲜战场。几经生死,后来嫁给了一位军官,跟随丈夫去了驻地。后转业,落户广州。两人最近的一次相见,是20年前。

  如今,老姐姐87岁,外婆85岁。都明白,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可是谁都不说。

  说的都是些不咸不淡的话,上海的小吃,广州的花市,王家沙的包子,陶陶居的早茶。

  鸡毛蒜皮,陈年旧事。过得去的,过不去的,都成了时间的灰烬。

  老姐姐要走了,外婆笑嘻嘻地送她上车,拍着车窗,喊着对方的小名,“再来玩,再来玩……”我背过身去,不愿看到一个老人的泪水决堤。

  隔壁的幼儿园刚放学。小朋友背着小书包,拉着大人的手,用力地挥手说再见。

  明天见。

  明天见。

  总在不经意的时候拥有,又在不舍得的时候失去。

  他们多好,稚嫩的脸上满是阳光明媚。执手相送的剧本,藏在许多个日子的后边。

  像孩子一样遇见。

  像老人一样离别。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四大名旦的杯中物
    杨宪益的最后十年
    同以笔墨换金钱
    泰戈尔在我家
    一颗肺的历程
    理发记
    她的眼泪为谁流
    耶鲁村官秦玥飞
    开车记
    我煨暖了,你离开的背影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