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摘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病人与杀手           ★★★ 【字体:
【爱书坊】 病人与杀手
病人与杀手

希区柯克

  那天晚上,秋天的夜幕很快降临了。

  农舍前的黑暗处,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那个人身材高大,浓眉大眼,高鼻阔口,悄悄地行动,如同无声的影子。

  现在,他静静地迈开大步向前走。当他走近前门时,听见屋里有男人说话的声音。他停在小灯泡所射出的黄色灯光里,凝神倾听。他听出那是收音机或电视里播音员的声音。

  “警方正在全力寻找今天下午从州立精神病医院逃出来的病人,那个病人是在杀死医院的一位职员之后逃走的。我们再次重复先前的警告,虽然病人外表显得柔弱无害,但病一发作,就会对他人造成伤害……对此稍后我们将作更详尽的报道。一位目击者说,一个金发女子今天在一家偏僻的加油站进行抢劫……”他一直等候着,一直到插播广告时才敲门。屋里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然后突然停止。

  他推测,主人正在从门上的猫眼里对他进行初步的审视,他满不在乎地看看四周,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脚。这时他看见门前有一块蓝色的门垫,上面有白色的“默迪”两个字。没有人开门。他稍等了一会儿,再耐心敲门。

  “有人在家吗?”他说,“我是比恩,是麦克家新来的工人,麦克先生派我来借一些工具。”他再次听见轻轻的脚步声,一会儿,里面的门被打开,一位黑发、身材娇小的妇人向外窥视。

  “默迪太太吗?”他透过纱门问。

  “你要做什么?”

  “抱歉这时来打扰你,我要借一套带全部螺旋钳的工具。麦克先生说,你先生知道是哪一套。”他看见默迪太太在皱眉头,她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同时撩开面颊上的一缕头发,说:“哦,我不知道。”

  “我不介意你心存疑虑,因为你以前从未见过我,我是今天才上工的。不过,假如你请默迪先生和我谈谈的话,他会明白是哪一套工具。”

  “我先生……他现在不在家。”默迪太太说。

  比恩严肃地点点头,说:“我最好等你先生回来,他是不是很快就回家?”

  “不!”默迪太太很快地说,随即又露出微笑,“我的意思是说,你最好是明天早上再来,那时候他会在家。”说着,打算闭门谢客。

  “太太,可不可以麻烦你给我一杯水,从麦克先生家到这儿,路程并不算近。”

  “当然可以,我去给你拿。”

  她一转身进去,比恩立刻悄无声息地跟进去,悄悄地穿过前面客厅。当她接过水,从水槽边转过身,他正好站在厨房门口。

  她吓了一跳,吓得睁大眼睛,杯中的水溅出了一点。她生气地训斥:“没有人请你进来。”

  “请不要生气,太太,我不会伤害你。”

  “你吓死我了,你怎么能那样跟在我后面?”

  “我知道,”比恩点点头,同时想用微笑来使他难看的脸明朗些、好看些,“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粗壮、丑陋,又不聪明,你要说,尽管说,以前我已听过很多次了。”

  “我没有那意思,比恩先生,真的,我无意伤害你,很对不起,我并没有在想你的长相。这是你的水,喝完之后,请离开。”

  他很快喝完水,像很久没喝过水一样,一口喝干。她伸手出来接水杯,但他并没有递还给她。“你知道,”他说,“像这样的夜晚,你不该一个人待在家里。”

  “我很好,现在,请你离开。”

  “我听新闻报道,今天有一个病人从精神病院逃出来,那地方距此不远,现在他可能直接来到这儿。那些人有时候很可怕,当他们发现你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你想想他们会做出什么事。”

  “我相信我可以照顾自己,谢谢你。现在请你离开,我会锁上所有的门,我会安排得很好。”

  比恩摇摇头,说:“默迪太太,你根本不了解,当那种人决心做什么事,或到什么地方的时候,门窗都挡不住他们,他们可以像猴子一样,进出自如。当他们发作起来时,力大无比,可以打破、撕裂或杀害他们见到的一切,但他们的外表和你我没什么不同。”比恩咧开嘴笑笑,想向她保证。

  默迪太太的眼睛盯着他,脸上惨无人色。半天之后,她说:“你对精神病院里的那些人,似乎知道得很多。”

  “我在那儿待了两年。”

  她大吃了一惊,退后两步,人撞上水槽,说:“哦,不!”比恩听出她声音中的惊恐,很快说:“不是病人,太太,我是园丁,他们叫我管理员。大约三年前,我辞去了那里的工作。”她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说:“你差点儿把我吓死了。”

  比恩咧着大嘴笑道:“你知道,那正是我要告诉你的,因为我长相不好,你怕我是今天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病人,告诉你,人不可貌相,在那儿,我看见过好多妇女外表和你一样,甜甜的,一点儿也没有要伤害人的样子。”

  “是的,”她说,“我可以想象,不过,我并不认为你有必要留在这儿等我先生。我向你保证,比恩先生,我不会让任何陌生人进入房间,放心好了。”

  她再次伸手要水杯,这一次他给了她。

  当她把水杯放进水槽里时,比恩说:“太太,感谢你对我的耐心,许多人,尤其是太太、小姐们,不能忍受见到我。每当我想和她们谈话时,她们不是逃走,就是尖叫喊救命。我并没有什么机会和女士谈话。当我跟你来到厨房时,我想做的只是聊一聊,你不会了解,单是站在这儿,和你聊聊就有多好!”默迪太太微笑,说:“哦,欢迎你随时再来。”

  当前门响起急迫的敲门声时,他看见她惊恐的双眼露出慌张之色。突然,她开始左右摇头,像一只落入陷阱的野兽寻找逃路一样,嘴巴张开,发出一声尖叫。比恩冲向前,用一双巨掌捂住她的大半边脸。

  她的双手拼命抓那巨掌,试图挣脱,但是比恩用力把她推到冰箱上,用自己的身体顶住她,使她不能动弹。敲门声再次响起。比恩很满意他们站立的位置,外面的人无法透过纱门看见他们,比恩以高过耳语的声音说:“默迪太太,我不能让你尖叫,他们会有错误想法,以为我在伤害你,那样的话,麦克先生就会解雇我。所以我才这样对你。可能是一位邻居来访,你一平静下来,我就让你去开门。”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四大名旦的杯中物
    杨宪益的最后十年
    同以笔墨换金钱
    泰戈尔在我家
    一颗肺的历程
    理发记
    她的眼泪为谁流
    耶鲁村官秦玥飞
    开车记
    我煨暖了,你离开的背影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