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摘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十八里的半夜雪路           ★★★ 【字体:
【爱书坊】 十八里的半夜雪路
十八里的半夜雪路

  蒋建伟

  大雪纷飞,看不见四周,只留下一条弯弯曲曲的雪路还在延伸着。

  我戴了像雷锋叔叔戴的那样的棉帽子,帽檐下,两片帽帘儿刚好护住耳朵。脚上穿得特别时髦,我们叫它翻毛大头鞋,走起来“吱嘎吱嘎”乱响,鞋底还黏了不少雪,一只起码五斤重,小小的身子在茫茫旷野里一颠一簸地移动。汗冒着热气儿,把里层的衣裳都溻透了,棉袄的外头罩了爹的黄布褂子,雪花落在褂子上化了,又迅速冻上,硬邦邦的,两个胳膊一甩,“啪啪啪啪”响,好像一个小兵马俑在走路。好在,寒冷渗不到身子里,满肺腑都是火热的,让人浑身有劲儿,一点也不感到冷。

  此刻,远的村,近的树,平坦的麦田,孤零零的麦秸垛,我看见大雪给眼前的世界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花被子,万事万物都在被窝里,“呼呼——呼呼”,睡得好香啊!想到这个比喻,我都有些羡慕它们了。我的胳膊呀腿儿呀,也不是我的了,冻得硬邦邦的,像光秃秃的小杨树,站在土路两边。嘿,这么冷的天,它们还站在那里,傻得不透气了!可是,它们不站在路边,应该站在哪里呢?

  不知不觉,黄昏时从镇中学出发,我已经走过了8个村庄,天完全黑下来了。天是白皑皑的,因下雪了,一直像大白天似的。可现实里,这还是在黑夜啊!人们都睡着了,鸡鸭鹅牛羊马都睡着了,鸟雀们睡着了,一个静寂的世界里,只剩下大雪的“噗噗噗噗”声,还有我“吱嘎吱嘎”的走路声,再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刹那间,静,一把抱住了我,紧紧地,好像一个许多年没有见面却想死了我的亲戚,亲热得不得了,激动得说不出一句囫囵话。可惜,这种静很巨大,很虚空,很冷,天地人神皆空,令我不寒而栗。耳朵有些听不见声音了,我壮着胆子,“啊”了一下,根本没有什么回声,雪下得太大了,雪花把天地之间的空气都填满了。我搂住头,揪了揪帽帘儿,又“啊”了一声,这下子,我听见自己的回声了!虽然很短、很急促,但很真实,不虚空,否则,我就会无声无息地被大雪吞噬了。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切口
    鹞子、风筝、纸鸢

    靠谱与成功
    简•奥斯汀:太多或太少…
    民国做派
    竹子上学
    欲望
    静时书有痕
    第四位诗人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